身家全偷來的?比特幣大佬偷逾450億,連朋友治裝費都全出

jimmy-zhong
Bitcoin News

曾是比特幣最早期的元老級工程師,在各位 Web3 仔進入幣圈前,他早已滿手比特幣了。

在美國坐擁榮華富貴、時常進出高級場所消費,只要和朋友出門逍遙,一切的開銷都是由他買單。在別人眼中,他就如同 Joeman 一樣,是位生活相當滋潤的胖子。

但看似名利雙收、好好先生的背後,這位名為 Jimmy Zhong 的「肥宅」其實一直以來都背負著一項不為人知的罪名:「暗網比特幣大盜」。

總價值超過 450 億台幣的比特幣,全被這看似人畜無害的 Jimmy 占為己有。在逍遙法外整整十年後,警方總算將其繩之以法。

接下來,就讓我們一起看看 Jimmy Zhong 的傳奇人生。

 

*本文經不同國家地區合作媒體授權轉載,故文中部分用詞與台灣用語稍有不同,敬請見諒。


 

佐治亞州雅典市 (Athens) 是佐治亞大學的所在地,那裡的警察對大學城常見的犯罪類型,像是入室搶劫、酒吧鬥毆和各種騷亂等,都已司空見慣。

但 2019 年 3 月 13 日晚,當地警察卻接到了一個與眾不同的報警電話。

打電話的是 28 歲的 Jimmy Zhong,一名常光顧酒吧的當地人,佐治亞大學校友。除了喜歡派對,他還是一個計算機專家,家中安裝了先進的數字監控系統。

當時,這位 Jimmy Zhong 向警察報案,說自己有數十萬美元的加密貨幣從家中被盜。一想到那些丟失的錢,Zhong 就心痛不已。

根據 CNBC 獲得的錄音,當時 Zhong 對接線員說:”我恐慌症發作了。”

Zhong 拒絕了接線員的呼叫急救車提議,並開始嘗試解釋:“我是比特幣的投資者。比特幣是一個線上、互聯網性質的新玩意兒。”

沒人預料到,這通電話牽扯到一場跨越近十年的追蹤戰,揭示了加密時代的一樁重大罪行,並導致了美國司法部歷史上第二大筆的加密貨幣查封額(譯者注:案發時這是美國歷史上查獲的最大一筆加密貨幣,但這紀錄在去年 2 月被 2016 年 Bitfinex 黑客案查獲的 40 億美元比特幣刷新。)。

那晚,Zhong 的電話將調查員帶入了一條通往比特幣初創時期的隱秘小路。一個英雄與反派界限模糊的世界,緩緩地揭開了面紗。

這一切都會超乎 Zhong 的想象。

當地警方在處理 Zhong 的盜竊案時,並未找到嫌疑人。對於與加密貨幣有關的案件,警方顯然缺乏處理經驗,因此案件調查進展緩慢。

於是,Zhong 決定找當地私人偵探 Robin Martinelli 幫忙。這位私人偵探在佐治亞州的洛根維爾 (Loganville) 經營著自己的調查公司。

Martinelli 之前是警察,後來轉行做偵探,雖然她不是加密貨幣領域的專家,但她在處理婚外情和撫養權問題上有豐富的經驗。她的公司甚至曾上過“The Montel Williams Show”節目(譯者注:一檔美國非常受歡迎的電視脫口秀節目,聚焦於社會民生,已於 2008 年停播)。

儘管 Martinelli 當時因疾病接受了截肢手術,但她仍決心幫助 Zhong 找出真相。

“當你醒來,發現自己不能雙腳著地,但你仍然需要管理公司,你得出去工作並大顯身手。” Martinelli 在 CNBC 的新紀錄片《加密 911:揭露比特幣億萬富翁》(Crypto 911: Exposing a Bitcoin Billionaire)中這樣告訴記者。

她首先審查了 Zhong 家裡的監控錄像。在查看案發當晚的錄像時,Martinelli 發現了一個瘦弱的男性身影。

“我們可以看到他戴著一頂灰色的帽子,然後他還戴著一個黑色的滑雪面罩。” Martinelli 說。

這名嫌疑人似乎很熟悉 Zhong 的房子,這使 Martinelli 相信他可能是 Zhong 的朋友,或者至少是聽說過 Zhong 有比特幣的人。通過影片,Martinelli 能夠判斷出嫌疑人的身高甚至手的大小。

 

Martinelli 表示,她會對 Zhong 的朋友進行監視,跟蹤他們到其住所以及 Broad Street 和College Avenue 的市區酒吧。這位偵探在目標對象的汽車上安裝了追蹤器,仔細審閱他們的社交媒體並進行背景調查。

當她觀察 Zhong 在酒吧裡所結識的朋友時,Martinelli 似乎對那群人頗有微詞。她形容這群所謂的朋友“非常隨意、假模假樣、並不真誠,可能有點利用 Jimmy。”

Martinelli 說,當她的調查逐漸聚焦到 Zhong 的朋友圈時,Zhong 似乎對她的推理產生了抵觸。Martinelli 最終鎖定了一個嫌疑人,她相信此人從 Jimmy 那裡偷走了150枚比特幣。當時,這些比特幣的市值接近 60 萬美元。

但是,當她向 Zhong 提出自己的看法時,Zhong 卻並不想聽。

“每當我提到他的圈子裡有人知道這筆錢在哪裡時,他都會很生氣。”Martinelli 說。她也理解Zhong 會因為他的親近之人背叛他而感到傷心。

“Jimmy 想要被愛,”她說,“他想要朋友。”

儘管 Martinelli 對 Zhong 的這群朋友感到失望,但她卻越來越喜歡她的這位客戶。她覺得Zhong 是一個奇怪的、渴望朋友的人。

“Jimmy是個好人。”她說。

不只是這位私家偵探,當地的很多人也會對 Zhong 有類似的感覺。

在失竊案發生前的幾年裡,Zhong 因為在鎮上出手闊綽而出名。他是那種會為整個酒吧的顧客買單的人,幾百美元的酒水對他而言根本不算什麼。

 

根據 CNBC 查閱的法院文件顯示,雖然 Zhong 住在校外的一棟不起眼小房子裡,靠近學生宿舍和市中心的大學酒吧,但他也經常出入豪華酒店,像是麗茲·卡爾頓、廣場酒店和華爾道夫等,也會在 Louis Vuitton、Gucci 和 Jimmy Choo 等高檔商店購物。特斯拉等豪車也是他的標配。此外,他在佐治亞州蓋恩斯維爾(Gainesville)購買了第二套房子——一座帶碼頭的湖邊別墅,距離雅典不遠。住處裡還有水上摩托艇、小船、脫衣舞杆和很多很多的酒。

 

他的生活確實很“傳奇”。

在明顯沒有收入來源的情況下,Zhong 過著奢華的生活。據周圍人了解,他其實沒有正式工作。他告訴朋友們,自己很早就接觸比特幣,在這一加密項目剛剛興起的時候,他就挖出了成千上萬的比特幣。Zhong 向外界宣稱,自己早在 2009 年就開始涉足加密貨幣。而那一年,正是比特幣問世的元年。

不管 Zhong 的職業是什麼,有一點是確定的,那就是他賺了一大筆錢,且揮金如土。

2018年,當他心愛的 Georgia Bulldogs 橄欖球隊躋身玫瑰碗賽時,Zhong 召集了一小群朋友前往洛杉磯“朝聖”。

 

“和 Jimmy 在一起,你會感覺他無所不能。” 佐治亞大學的畢業生 Stefana Masic 告訴 CNBC。她也參加了那次旅行。

Masic 說 Zhong 不僅支付了所有人的門票,還租了一架私人飛機。他還慷慨地給每個朋友提供了 1 萬美元的消費額度,讓他們在比佛利山莊的羅迪歐大道上瘋狂購物。這群人把錢花在了進城穿的衣服、配飾和珠寶上。

“我之前從未乘坐過私人飛機,也沒有住過這麼好的 Airbnb。這很酷,因為,你懂得,我體驗到了很多平時體驗不到的東西。”

當他在洛杉磯為自己的球隊加油時,Zhong 不可能知道,在同城官員的帶領下,一群來自美國國稅局刑事調查組的探員們正在費盡心思地偵查一起多年前的犯罪案件。

根據 CNBC 查閱的法庭文件顯示,引起調查人員注意的是 2012 年的一次黑客攻擊事件,有人從名為“絲綢之路”(Silk Road)的暗網網站竊取了 5 萬枚比特幣。該網站是最早的加密貨幣市場之一,匿名的買家和賣家在那裡交易各種非法物品。整個網站充斥著毒品、槍支、色情和其他見不得光的東西。

法庭文件顯示,多年來,黑客從絲綢之路網站竊取的比特幣價值已飆升至 30 多億美元。雖然調查人員可以在公共的區塊鏈上追蹤這些比特幣的行跡,但他們卻無法確定這些資金的真實所有者。因此,他們選擇伺機而動,多年來一直在耐心地等待與觀察黑客如何進行帳戶間的資金轉移,以及使用所謂的“混幣器”來掩蓋資金的來源。

最後,一直在追蹤裝有絲綢之路被盜資產數字錢包的區塊鏈分析公司 Chainalysis,發現黑客犯了一個小錯誤——他/她將價值約 800 美元的加密資產轉入了一家加密貨幣交易所。該交易所遵循既定的銀行規則,賬戶持有人需提供真實姓名和地址,以完成所要求的 KYC(了解你的客戶)流程。

該帳戶是以 Zhong 的名字注冊的。這筆轉帳發生在 2019 年 9 月,也就是 Zhong 向當地警方報警的六個月後。

僅憑這一點還不足以證明 Zhong 是黑客,調查人員需要更多的證據。

於是,國稅局致電雅典克拉克 (Athens-Clarke) 縣警察局尋求幫助。當時,警方對 Zhong 的調查一直處於停滯狀態。

“我接到了國稅局探員的電話,”當地財產和金融犯罪部門的主管, Jody Thompson 中尉告訴 CNBC, “然後探員說,我能過來和你談談 Jimmy 的事嗎?我當時就想,當然,我記得這個案子。”

此後,Thompson 與國稅局刑事調查部的探員 Trevor McAleenan,及另外一位專業人士Shaun MaGruder 聯手,組成了探案小分隊。Shaun MaGruder 是一家名為 BlockTrace 的網路情報公司的首席執行官。這家情報公司非常擅長解決複雜的區塊鏈交易問題,也因此能夠與國稅局一起工作。

三位調查員表示,他們共同制定了一個方案。為了接近 Zhong,他們設了一個圈套,告訴Zhong 他們正在調查他之前報警的那起比特幣失竊案件。

而實際上,他們正在調查 Zhong 涉嫌犯下的罪行。這筆犯罪所得現在價值數十億美元。

根據 CNBC 獨家獲取的執法攝像頭畫面,當這三人敲響 Zhong 在 Gainesville 湖畔住宅的房門時,Zhong 熱情地開門迎接。他以為這三位是來幫助解決自己的加密貨幣失竊懸案的。

“如果你們幫我破了案,我就請你們出去開派對。”Zhong 在執法攝像頭的錄像中對三人說到。

視頻中,探員們對 Zhong 非常客氣。他們稱讚他的前門 “漂亮”,說他的音響 “酷炫”,還誇了他的狗 Chad。探員們還要求參觀 Zhong 的房子。執法攝像頭的錄像顯示,探員們輕輕敲擊石頭地板,查看壁櫥,還檢查了木製鑲板。Zhong 並不知道,他們正在尋找這棟房子的秘密隔間。

Zhong帶領探員走到他的地下室,那裡配有一個完整的吧臺和一個舞杆。

“這是你用來鍛煉的嗎?”McAleenan 問 Zhong。

“不,那是給女孩們玩的。”Zhong 回答。

執法攝像頭的錄像還顯示,探員們仔細查看了 Zhong 的安全系統,並請他解釋每一項功能。視頻裡,Zhong 還向探員們展示了一個金屬箱子,他說他曾用這個箱子存放 100 萬美元現金,以此來試圖打動一位女士。

“有用嗎?”Thompson 中尉問。

“沒有。”Zhong 說。

“這種方法永遠都行不通的。”Thompson 接話道。

執法人員了解到,Zhong 的房子裡有火焰噴射器。他們還看到他的 AR-15 步槍掛在牆上。

MaGruder表示,Zhong 是一個非常精明老練的人。

“他操作鍵盤的速度是我從未見過的,”MaGruder說,“他不需要使用鼠標,因為他知道所有的快捷鍵。”

他們趁機請 Zhong 打開他的筆記本電腦,解釋他是如何獲得比特幣的。Zhong 坐在沙發上,旁邊就是探員。在 Zhong 輸入密碼時,他請其他人轉過身去。

 

當Zhong打開電腦時,探員可以看到他的比特幣錢包。

“瞧,他有價值六七千萬美元的比特幣,就在我們旁邊。”MaGruder 在接受 CNBC 採訪時說。

這些證據足以讓探員相信他們找對了地方。離開 Zhong 的湖畔住宅時,MaGruder 告訴CNBC,他當時心想:“這太不可思議了。我覺得我們找到了嫌疑人。”

MaGruder表示,與 Zhong 的第一次接觸使得探員獲得了對 Zhong 住所的聯邦搜查令。2021年11月9日,McAleenan、MaGruder 和 Thompson 帶領一大群警員返回了 Zhong 的住宅。

在警員們搜查房屋之前,McAleenan 必須向 Zhong 解釋,自己並不是真的想幫助他,他是想給他定罪。

McAleenan說:“我跟他講,Jimmy,你認識我,知道我叫‘Trevor’。但其實我是Trevor McAleenan, IRS 刑事調查的探員。我們是來對你的房子執行聯邦搜查令的。”

“他當時的表情好像是‘我是不是被耍了?’” McAleenan補充道。

而在那一刻,另一名警員將一個被稱為“ jiggler ”的設備插入 Zhong 的筆記本電腦,使屏幕上的光標不斷移動,從而讓執法人員能夠訪問電腦中的加密內容。

警員們衝進 Zhong 的家中,翻箱倒櫃地尋找證據。McAleenan 說,在樓上的一個衣櫃裡,他們發現了一個裝有電腦的爆米花罐。那臺電腦裡存有價值數百萬美元的比特幣。

 

McAleenan表示,警方使用經過訓練的嗅探犬來探測電子設備,在地下室的地磚下發現了一個埋在混凝土裡的保險箱。法庭文件顯示,保險箱中裝有貴重金屬、成堆的現金和加密貨幣問世早期時所鑄造的比特幣實物。此外,警方還找到了一個錢包,裡面有 2012 年黑客入侵絲綢之路網站時所盜取的比特幣。

 

Zhong被抓獲歸案。

McAleenan 回憶道:“當時已經是深夜了,我們終於能夠說自己成功了。我們找到了關鍵性證據。房子亮了起來。我的意思是,現場的每位探員都在歡呼。”

在進一步查證中,調查人員對這位特殊的 Zhong 先生有了更多了解。在加密領域裡,他被視為“OG”——Original Gangster,指很早就進入加密圈子並獲得尊敬的元老級人物。

調查人員發現,早在 2009 年,也就是比特幣問世的那一年,Zhong 就是一小群致力於開發和完善這項加密技術的早期開發者之一。 McAleenan 表示,與其他一些後來在比特幣社區中出名的 OG 玩家相比,他的貢獻相對較小。 但調查人員最後得出的結論是,Zhong 確實對比特幣的原始代碼做出了貢獻,並就如何縮小區塊鏈規模等關鍵問題向早期開發者提出了建議。

換句話說,一個曾參與比特幣開發的程序員,變成了史上影響最大的比特幣盜賊之一。

McAleenan 表示:“他就是我們所說的‘加密元老’,簡稱 OG,可以看作是涉及比特幣核心開發的大佬級人物。他在這個領域已經深耕了很長時間。”

《數字黃金:比特幣背後的故事,以及試圖重新定義金錢的非主流者和百萬富翁》(“Digital Gold: Bitcoin and the Inside Story of the Misfits and Millionaires Trying to Reinvent Money.”)一書的作者 Nathaniel Popper 表示,Zhong 在比特幣歷史中的角色帶有一定的諷刺色彩,這也反映了最初創造加密貨幣的那種文化。

Popper 在接受 CNBC 採訪時表示:“每個人都因為各自的原因加入這個領域。因此,這裡聚集了一群極為多樣和古怪的人。”

Popper 說:“比特幣的發展歷史總是充滿了諷刺意味。的確,一位比特幣的擁護者從另一為比特幣支持者那裡偷走比特幣,這本身就很諷刺。但我認為,這在某種程度上也是比特幣定義的一部分。”

Zhong 被控犯有電信欺詐罪。認罪後,他被判處在聯邦監獄服刑一年零一天。現年 33 歲的 Zhong 於 2023 年 7 月 14 日開始在阿拉巴馬州蒙哥馬利的聯邦監獄服刑。

最終,Zhong 也沒有保住自己所盜取的比特幣。美國政府查封了這些資產。根據 CNBC 查閱的一份文件顯示,美國政府啟動相關程序,允許“受害者”申請取回他們所被盜的比特幣。

但沒有人前去認領。 這也很好理解,因為 2012 年絲綢之路網站的用戶主要是毒販及其客戶。於是,聯邦政府賣掉被盜的比特幣並保留收益。據美國國稅局稱,部分收入可能會用於獎勵當地警方,以表彰他們在此案中所提供的幫助。

4 月 14 日,法庭宣判後,CNBC 試圖採訪要離開法院的 Zhong,詢問他在案件中所扮演的角色。Zhong 用外套蒙住頭,一言不發地離開了。

Zhong 在宣判前向法官陳述時表示,擁有數十億被盜的比特幣讓他感到自己很重要。

Zhong 的律師,Michael Bachner,表示這次盜竊實際上並未對美國政府造成損害。

Bachner 對 CNBC 表示:“Jimmy 的行為並沒有給政府帶來任何損失。如果 Jimmy 沒有盜取這些幣,政府就會從絲綢之路運營商 Ross Ulbricht 那裡沒收它們。那麼兩年後的 2014 年,政府會像出售其他加密資產一樣賣出這些沒收來的比特幣。”

Bachner 補充道:“比特幣在 2014 年的市場價值是 320 美元。所以說,如果政府是在那一年賣出這些比特幣,他們會有 1400 萬美元的收益。但現在,因為 Jimmy 拿走了這些比特幣,政府再將其出售時,就會有 30 億美元的利潤。”

因為擔心自己 13 歲愛犬 Chad 的生活,Zhong 要求免於牢獄監禁。Bachner 說,Zhong 經歷過很艱難的人生。他患有自閉症,在學校受到嚴重霸淩。多年來,他在一個在線社區中找到了慰藉,在那裡他可以發揮自己的計算機技能。

至於這個故事的開頭,也就是 2019 年 3 月在雅典發生的比特幣失竊案件,它仍未得到解決。罪犯依然逍遙法外。

Zhong 的愛犬,Chad,現在與他的一個朋友生活在一起。

免責聲明:本文不構成投資建議,用戶應考慮本文中的任何意見、觀點或結論是否符合其特定狀況,及遵守所在國家和地區的相關法律法規。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MarsBit

原文標加密故事 | 從比特幣開發大佬到暗網驚天巨盜,Jimmy Zhong的雙麵人生解密

原始來源:The secret life of Jimmy Zhong, who stole – and lost – more than $3 billion

相關文章

近期活動

近期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