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創業之巔!6 年擁 1.5 億用戶,幣安 CZ 時代正式落幕

華人創業之巔!6 年擁 1.5 億用戶,幣安 CZ 時代正式落幕
Investing.com

世界最大加密貨幣交易所幣安的執行長 CZ 於昨日正式向美國司法院承認了幣安曾違反美國的反洗錢刑事法規。在趙長鵬坦承後,美國當局要求幣安支付高達 43 億美元(約 1,400 億台幣)的天價和解金,以解決美國司法部對幣安多項刑事違法行為的調查,此外,趙長鵬也恐將面臨長達 18 個月的牢獄之災與 1.75 億(約 56 億台幣)的保釋金。

消息一出,不僅驚動幣圈人,也正式宣告了幣安長達 6 年的大 CZ 時代正式落幕。

 

*本文經不同國家地區合作媒體授權轉載,故文中部分用詞與台灣用語稍有不同,敬請見諒。


 

43 億美元的罰款,這是華人創業歷史上的最大罰款金額,沒有之一。

唯一能和這個金額放一起比較的,還是 2 年前的阿里 182 億人民幣罰金,也「僅僅」是全球最大加密貨幣交易平臺 Binance 的 65%。就算放眼到全球互聯網巨頭,43 億美元罰金在歷史上數一數二。

從 6 年前在自己上海公司門口錄視頻介紹幣安,到用 43 億美元罰款與自己辭職卸任的條件保全幣安維持運營,創始人趙長鵬僅僅用了 6 年時間,在加密貨幣風口的加持下,把幣安做到了坐擁 1.5 億用戶、員工數千遍布全球的全球最大加密貨幣交易平臺,也是最成功的出海公司之一。

這也注定是要被記錄在科技互聯網史上的一周,AI 與 Crypto,兩大科技互聯網最有活力也最被關注的兩個領域的兩家頂級影響力的企業,OpenAI 與 Binance 幣安的創始人先後以不同原因辭職卸任。

CZ 時代的 6 年,也是 Crypto 蓬勃發展與財富效應爆棚的 6 年,而幣安在其中的作用,尤其在熊市中對行業信心的樹立,也功不可沒。

如今監管落地,不管幣安今後如何,我們還是想記錄一下幣安的 6 年,CZ 和另一位聯合創始人何一在正確的時間做對的那些選擇,在比特幣主升浪的背景下,天時地利人和,這也許是華人創業最偉大的 6 年。

 

「幣圈鐵三角」與幣安誕生

2014 年,趙長鵬還只是一位加拿大技術海歸,在加密貨幣行情網站 Blockchain.info 擔任技術總監。有一次,何一在杭州為 OKCoin 辦活動,CZ 是嘉賓。何一聽完 CZ 的分享後很是欣賞其才華,便在會後和他要了微信。

後來何一想在 Blockchain.info 上為 OKCoin 打點廣告,於是找到了 CZ 想要些折扣,但 CZ 告訴何一,「我們的廣告不打折」。被回絕的何一更加看好 CZ。何一認為,他沒有因為人情而影響決策,專業度很高。隨後便向徐明星介紹了 CZ,並拉他入夥了 OKCoin。

剛加入公司的 CZ 幹得非常不錯,除了負責鏈上交易的基礎架構、托管和安全外,所有產品的開發都是由 CZ 管理。因為英語好,CZ 還會負責海外市場的推廣。就這樣,響徹 14 年加密行業的「幣圈鐵三角」形成了。

當然現在看來,這個三角其實並沒有那麼「鐵」。在創業圈,一山從來容不下二虎,CZ 和徐明星都有技術背景,兩人時常因為決策邏輯和文化背景的差異而產生分歧。

2014 年底,CZ 和前東家 Blockchain.info 簽訂了一份協議,協定 OKCoin 負責 Bitcoin.com 域名 5 年時間的運營,期間該網站的廣告收入歸 OKCoin 所有。但由於運營效果不佳,OKCoin 希望提前終止合作。

但是 Bitcoin.com 的所有者,人稱「比特幣耶穌」的 Roger Ver 認為 OKCoin 應該按月支付補償金,雙方由此爆發了持續數月的經濟糾紛。

令徐明星意外的是,CZ 在這場糾紛中強勢站隊 Roger Ver,直指 OKCoin 違反職業道德、偽造其簽名進行銀行轉賬等問題。隨後,OKCoin 方面立刻發布聲明,稱 CZ 不僅偽造合同,還編造謊言攻擊 OKCoin。

最終,這場罵戰以 OKCoin 開除 CZ 告終。而作為 CZ 加入公司的引薦人,何一也被夾在這場爭論戰中間,左右為難。2015 年下半年,何一低調告別 OKCoin。

離開 OKCoin 後,何一選擇加入當時市值達到 200 億人民幣的一下科技。2017 年 6 月,CZ 正式成立了幣安。2017 年 7 月,幣安上线了自家平臺代幣 BNB,發行價 1 元。但上线不久後,BNB 就跌破了發行價,一個 BNB 隻值 5 毛錢。當時的幣安「被罵慘了」,何一後來回憶,那是 CZ 壓力最大的一段時期,他三個星期整整掉了 10 公斤。

幣安成立兩個月後,何一決定告別一下科技,選擇「一切歸零,從頭開始」,以 CMO 的身份與 CZ 共同打造幣安。在何一加盟幣安的消息一經公布後,BNB 價格應聲而起,BNB 以及平臺新上线的 BTM 代幣交易量立刻激增,交易量排名擠進全球第 10。

何一也把之前在一直播的運營經驗帶到了幣安,在直播中送幣、送豪車,看似簡單粗暴,但卻實實在在地為幣安聚集不少流量。8 月 22 日,幣安連线孫宇晨做了一場直播,大談波場項目。直播過程中,發起 TRON 搶購活動,僅 53 秒,就售出 5 億枚 TRON,波場當場被認定為是 2017 年下半年的「ICO 第一項目」。

8 月 25 日,幣安與紅杉中國簽署了投資意向書。意向書規定紅杉中國向幣安投資價值約 6000 萬元人民幣的 A 輪融資,占股 10.7%,同時紅杉中國同意將向幣安的日本分公司提供價值約 3000 萬元人民幣的過橋貸款。幣安的估值一下來到了 5 億元人民幣。

 

九四危機,幣安完成「彎道超車」

眼看幣安發展勢如破竹,「九四」的到來,卻直接給包括幣安在內的整個幣圈潑了一盆冷水。2017 年 9 月 4 日,國家對加密貨幣行業的亂象重拳出擊,政府七部委宣告,停止包括 ICO 在內的一切代幣發行融資活動。消息一出,比特幣跳水,所有人都認為加密貨幣要亡了。

當然對於幣安來說,「九四」是一次難得的「超車」機會。幣安一直隻做幣幣交易,公司服務器也注冊在海外,CZ 本身還是外籍,走國際化路线成為順理成章的事:「既然中國目前不能做,我們也就果斷撤出了中國市場,專注國際業務。」

而當時令許多投資人印象深刻的,就是幣安對中國投資者的「市價清退」。

按照行規,如果發行價是一塊錢,那麼清退時就隻需退一塊錢,把本金還給投資人。但幣安決定按 BNB 的市價進行清退,當時 BNB 經過一輪高漲,「九四」後價格仍挺在 6 元附近,還有許多項目涉及 ETH,幣安也按 ETH 的市價退幣,補貼了一大筆錢。對幣安,這波雖然虧,但卻贏得了行業的信任。

此後,幣安一邊頂著壓力在社交媒體上做宣傳,另一邊則在日本率先開牌,填補國內交易平臺的空缺。一時間 OKCoin、火幣等國內用戶大量流向幣安,幣安再次開始高歌猛進,一路狂飙。

2017 年 12 月 15 日,成立半年的幣安公布了自己的運營數據:全球交易量前三、24 小時交易量突破 21 億美金、BNB 市值環比增長 100%。12 月 18 日,幣安單日交易量超過 30 億美金,問鼎全球第一加密交易平臺。19 日,幣安用戶數量突破 200 萬,隨後又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裡躍升至 500 萬。

2018 年 1 月 10 日,幣安交易量突破 100 億美金;2 月,CZ 登上福布斯雜誌封面。

當然,幣安也不是一帆風順。2018 年 3 月 7 日深夜,幣安被黑客攻擊,不少用戶發現自己賬戶中持有的代幣被市價交易成了比特幣,導致絕大多數幣種價格下跌。在引發恐慌性拋售之後,黑客將被盜賬戶中持有的比特幣全部買入一種名為 VIA 的代幣,導致 VIA 價格短時暴增超 110 倍,進而又導致比特幣價格一小時內下跌超 10%。

事件發生後,幣安被罵「監守自盜,嫁禍黑客」。

2017 年底,幣安與紅杉中國的融資談判破破裂,CZ 與紅杉開始了一年多的糾紛。2018 年,紅杉資本向香港高等法院申請了一項禁令,禁止趙長鵬與其他的投資者進行談判。香港高等法院駁回禁令訴求後,2018 年 5 月 7 日,趙長鵬在推特上公開叫板,稱未來所有在幣安上幣的項目都需要披露,是否與紅杉資本有直接或間接的關聯。

CZ 的強硬態度也再次讓幣安的知名度在加密圈大大提高。2018 年,奔跑財經統計當時加密交易所創始人的百度搜索量、媒體資訊量、粉絲量等數據,幣安的名字穩居首位,曝光量遠超其他對手。

「九四事件」後,在各國的監管壓力和西方媒體的高度歧視下,國內許多交易所為了把生意做下去,都先後開始淡化自己的「中國元素」。隨著幣安的出海,何一逐漸退到幕後,CZ 走上了臺前。

彼時區塊鏈行業的基礎和生態都尚不成熟,但幣安決定在行業的上中下遊,以及各個方向都做一做嘗試。

上遊做了 Binance Labs,最開始隻是做一些行業的投資,但後來還引進了傳統金融的老錢。中遊做了 Binance Smart Chain,用更加密原生的方式給項目提供孵化空間。在 2018 年的采訪中,時任 Binance Lab 負責人的 Ella 就透露了 BSC 的上线計劃。當然還有 Binance Info、慈善等在行業下遊的延伸。

2018 年幣安還做了一件事,就是收購 Trust Wallet。

這是幣安首次公開的收購業務。何一回憶,當時找到 Trust Wallet 的時候,團隊已經在計劃發幣了,因此最初的印象其實不太好。但在使用和體驗過產品之後,何一迅速決定找對方再聊一聊。8 月,幣安宣布收購 Trust Wallet。

CZ 對於收購 Trust Wallet 感到非常興奮,當時他在推特發布了一係列推文,聲稱下一代移動錢包即將開始,還把 Trust Wallet 比喻成是一個「未經打磨的鑽石」,暗指幣安計劃將其錢包解決方案擴展、並整合到幣安的服務中。現在的 Trust Wallet,已經是市占率第一的龍頭錢包了。

 

2019 年,幣安的歷史轉折點

如果現在回頭看,2019 年或許是幣安六年歷史中的轉折點。在這一年裡,幣安從眾多交易所火拚的消耗戰中破局,並開始逐漸與同行拉開距離。

很多人認為,幣安 2019 年的突圍是依靠創新性的 IEO 模式。2019 年 1 月,借助海外的優勢,幣安宣布重啟 Launchpad,率先開啟了 IEO 之旅。首個項目就是孫宇晨的 Bittorrent(BTT),上线 13 分鐘不到就被搶購一空。

現在看,Bittorrent 這個項目可能沒什麼值得說的,但在那個毫無波動和希望的時間點,一個上线即 20 倍的項目給市場帶來的衝擊不可估量。

事實也證明,幣安成為了 IEO 玩家裡最成功的一個,不僅賺足了眼球,還順勢拉走了其他平臺的用戶。看到幣安的破局,火幣、OK 遂即加入「IEO 俱樂部」。

但實際上,帶領幣安最終突圍的並不單是 IEO 這種新的模式,因為到 5 月份甚至是年底,「三大所」之間都仍為爭搶合約市場頭破血流。而 CZ 的底氣也並非僅來自 IEO 的勝利,2019 年,幣安在各方面的工作效率和進展都可以用「恐怖」來形容。

在 2019 年 1 月掀起 IEO 浪潮後,幣安接著在 2 月上线了 Binance Smart Chain(現 BNB Chain);5 月,鏈上首個 DeFi 項目 CRED 上线,同時幣安開啟杠杆與合約交易,正式進軍衍生品市場;6 月,Binance Labs 宣布孵化 13 個新項目;7 月,Binance.us 成立;9 月,幣安連續上线 BUSD、理財產品以及質押平臺;12 月,幣安收購 JEX 並推出 Binance Cloud,以及標誌性事件——投資 FTX。

在市場的極寒時刻,幣安多條業務线並進,想儘一切辦法讓交易量上漲,讓資金回流。這一年,幣安的業務進展也逐漸反映在了公司的利潤上。

2019 年 9 月 19 日,趙長鵬在推特上公布,過去 24 小時幣安旗下平臺交易總量約為 71.2 億元人民幣,趙長鵬表示,這隻是幣安的一小步。

有人按 BNB 第三季度銷毀的法幣價值給幣安算了一筆賬,2019 年第三季度,即便加密市場的交易在下滑,幣安的利潤卻仍在增,甚至相比第二季度多了 1000 萬美元左右。

幣安在三周年時,已是業內交易量最大的平臺,幣安的平臺幣 BNB 總價值也超過 24 億美元。(*按照平臺幣回購銷毀的比例)

幣安在 3 年內構建起了自己的生態版圖,10 筆全資收購,20 余次的投資,投資收購總金額預計超過 5 億美金,僅 2020 年 4 月收購數據集合平臺 CoinMarketCap 被曝出的金額就有 4 億美金。而 2020 年第一季度區塊鏈行業投融資總金額大約才有 8 億美金,幣安的一筆收購就占了一季度行業投融資總量的一半。

與此同時,幣安的爭議也越來越多。在海外一向走 High Level 路线的幣安也玩起了外表光鮮的小姐姐戰略,聯合創始人何一也幾乎每天都在社交平臺上和「友商們」對罵。

更大的爭議是在業務層面,幣安在去年也做起了自己曾經「Diss」的杠杆,再加上剛才提到上半年收購行業流量最大的行情平臺 CoinMarketCap,這種運動員收購裁判員的行為,讓更多人開始聲討幣安。

 

FTX 倒下後,幣安成為監管的第一個靶子

在 FTX 破產和去年的加密貨幣崩盤之後,監管對交易平臺的訴訟和其他各種案件不斷增多,幣安也自然而然成為了監管的第一個靶子。

事實上,最先盯上幣安的,或許是美國司法部。路透社援引知情人士表示,美國司法部對 Binance 的調查始於 2018 年,內容包括無證彙款、洗錢和違反刑事製裁。

2019 年,幣安因監管原因在美國被禁止。作為回應,幣安和其他投資者開設了 Binance.US。2021 年 5 月,彭博新聞社報道稱,幣安因洗錢和逃稅而受到美國司法部和國稅局的調查。2022 年 12 月,幣安的美國實體 Binance.US 宣布將以 10.2 億美元的交易收購 Voyager Digital 的資產。這筆交易於 2023 年 4 月被取消,原因是 Binance.US 稱之為「敵對和不確定的監管環境」。

在 2022 年年底,美國司法部檢察官對是否向 Binance 提起包括洗錢在內的刑事訴訟產生了內部分歧,部分檢察官認為已掌握到了最夠的證據,可以對 CZ 在內的 Binance 高管提起刑事訴訟;部分檢察官則認為需要時間來審查更多證據。此外,消息人士稱司法部的官員已與 Binance 律師討論了可能的認罪協議。

而今日幣安的結局,也正是來自司法部的主導。11 月 21 日,據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披露,美國司法部正在向 Binance 尋求超過 40 億美元的罰款,作為對其進行長達數年調查的擬議解決方案的一部分。今日,Binance 宣布與美國司法部、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外國資產控製辦公室和金融犯罪執法網絡就歷史注冊、合規和製裁問題達成解決方案。該解決方案標誌著公司對過去刑事合規違規行為的承認,並表示將以此為契機,鋪設未來 50 年的發展基石。美國機構的解決方案中並未指控 Binance 挪用用戶資金或市場操縱。

除了來自司法部的訴訟外,Binance 也因涉嫌違反證券交易規則被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和起訴。2022 年 6 月,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對幣安展開調查,以確定該公司 2017 年 BNB 代幣的 ICO 是否構成非法出售證券。

SEC 指控 Binance 和 CZ 非法向美國投資者推銷加密資產證券,並通過未經注冊的在线交易平臺在Binance.com和Binance.US上進行多次未經注冊的加密資產證券和其他投資計劃的發行和銷售,Binance 和 CZ 通過這種方式獲得了數十億美元的利潤,同時將投資者的資產置於重大風險之中。

與 SEC 相對的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 (CFTC),雙方一直在拿幣安做文章以此爭奪對加密的監管權。CFTC 通過各種手段拿到了 CZ 與員工的聊天記錄,並據此向 Binance 發起訴訟。2023 年 3 月 27 日,CFTC 發布訴訟文件,提到了多段關於 CZ 使用 Signal 聊天應用的聊天記錄,包括他與 Binance 員工、美國客戶等之間的聊天。聊天記錄中還提到 CZ 給員工發布的指示,要求他們使用 Signal 來進行關於「美國禁令」的溝通。

次日,CZ 在官網針對 CFTC 的訴訟發布回應稱,Binance 已與 CFTC 合作超過兩年,對其提起民事訴訟表示失望。「經初步審查,該起訴似乎包含不完整的事實陳述,我們不同意許多問題的描述」,包括合規技術和禁止美國用戶訪問、與執法部門的合作和透明度、注冊和許可、交易等方面。

儘管 CZ 一再表示 Binance 對合規方面的重視,Binance 也在之後數次向法院申請取消 CFTC 的訴訟。但這場拉扯在今日落下了尾聲,CFTC 主席 Rostin Behnam 在周二的發布會上表示,Binance 的行為「破壞了安全穩健的金融市場的基礎」,CFTC 向其收取了 13.5 億美元的交易費,這是 CFTC 有史以來最大的一筆罰款。

 

CZ 時代落幕

2023 年 11 月 22 日這一天,載入史冊的一天,特別是在提及幣安的歷史時。消息爆出後,一姐在各個社群中回複消息,穩定情緒,甚至一些許久不活躍的群裡的討論,一姐隻要看見了就會在群裡解釋,繼續自己客服的身份。

為了達成和解,CZ 放下了自己創業六年來的成果,換一個幣安未來穩定的道路,該和解方案也意味著著幣安對過去刑事合規違規行為的承認,並表示將以此為契機,鋪設未來 50 年的發展基石。

同時,CZ 也完成了「壯士斷臂」,讓自己正式成為了幣安歷史的一部分,承認犯有反洗錢和違反美國製裁的罪行並卸任幣安 CEO,量刑聽證會定於明年 2 月舉行。

幣安新任 CEO 將由公司前全球區域市場負責人 Richard Teng 接替,CZ 在公開信文中指出,Richard Teng 將憑借其三十年金融服務和監管經驗,引領 Binance 進入下一個增長階段,確保公司在安全、透明、合規和增長方面的發展。自己也將繼續為團隊提供谘詢服務,計劃短暫休息後投身於區塊鏈、Web3、DeFi、人工智能和生物技術等領域的被動投資。

超級君曾經回憶過一段往事,多年前他參加一場區塊鏈會議,見到了當時的一些大佬,期間旁邊一位年輕人主動來幫他拍照。而這個年輕人就是 CZ。

無論做事對錯,CZ 的確是行業內對比特幣最忠實的信仰者之一,這份信仰也讓我們見證了一家企業從零到全球第一的誇張速度。作為加密貨幣最重要的基礎設施,CZ 完成了他的使命,但幣安還沒有。

免責聲明:本文不構成投資建議,用戶應考慮本文中的任何意見、觀點或結論是否符合其特定狀況,及遵守所在國家和地區的相關法律法規。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Marsbit

原文標幣安的CZ時代落幕,可能是華人創業最偉大的6年

原始來源:币安的CZ时代落幕,可能是华人创业最伟大的6年

相關文章

近期活動

近期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