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與過暗黑破壞神開發!無聊猿CEO談經營與「社群文化」

參與過暗黑破壞神開發!無聊猿CEO談經營「社群文化」是重點

一說到 NFT,無聊猿(BAYC)一定是會被提出的熱門項目。但你以為他只會做猴子頭像嗎?他們不只常與像是 Adidas、Gucci 等時尚品牌合作,也推出了自己的元宇宙、遊戲。

但你知道 Yuga Labs 的現任CEO Daniel Alegre,其實曾在世界最大的遊戲商之一暴雪(Blizzard)工作,參與「暗黑破壞神」、「魔獸世界」等遊戲的開發嗎?而且他還自詡要將 NFT 的社群文化發揚光大,將 Yuga Labs 打造成 Web3 的騰訊!

在最近舉行的 Web3 盛會 TOKEN2049 上,Daniel Alegre 就接受了媒體的訪問,除了暢談他想將 Yuga Labs 打造成「有社群文化的騰訊」的經營哲學外,也分享了他對於現今 NFT 市場的看法。

 

*本文經不同國家地區合作媒體授權轉載,故文中部分用詞與台灣用語稍有不同,敬請見諒。

 

近幾個月來,NFT 市場整理的交易量、上新發行量、藍籌NFT 價格都在持續下跌,BAYC 也多次跌破24 ETH。加密圈的每個人聊到NFT,Yuga Labs 一定是繞不過去的話題。

作為NFT 龍頭,Yuga Labs 旗下孵化的NFT 品牌牢牢佔據了藍籌排行榜。這一年來,Yuga Labs 雖推出Dookey Dash、比特幣NFT 系列TwelveFold,但這些新的敘事玩法只吸引來了玩家短暫的注意和流動性,「NFT 的至暗時刻」、「NFT 已死」這樣的感慨仍此絕不止。

在新加坡Token 2049 與會期間,BlockBeats 前線記者約到了Yuga Labs 首席執行官Daniel Alegre,對其進行了獨家專訪,深入探討了NFT 的敘事、 Yuga Labs 的生態佈局等話題。

 

NFT 敘事真的終結了嗎?

在加入Yuga Labs 前,Daniel Alegre 最早在音樂方面工作,他的家人則是廣播業務方面。之後Daniel Alegre 轉到了Google,在Google 一直工作了16 年, 2005 年負責在中國開設Google,並運營了Google 亞洲,在亞太地區開設了很多業務。之後,Daniel Alegre 於2020 年3 月就職於暴雪,擔任了總裁和首席運營官,任暴雪期間曾參與《使命召喚》、《魔獸世界》、《暗黑破壞神》、《守望先鋒》和《Candy Crush 》等知名遊戲品牌的開發。

今年4 月1 日,Daniel Alegre 在其個人社交媒體上發文表示, 3 月31 日是其個人在動視暴雪工作的最後一天,明天起將正式開始擔任Yuga Labs 首席執行官,對下一個工作階段無比興奮,而引起了社區熱議。

BlockBeats:關於NFT 的現狀,你認為NFT 的敘事是否已經終結了?

Daniel Alegre:不,當然沒有。這是一個誤解,即NFT 空間的估值是基於PFP 的估值。但就在幾週前,一些BAYC 售出了超過一百萬美元的價格。人們在1998 年問亞馬遜的傑夫·貝索斯(Jeff Bezos),電子商務是否已經終結了一樣,他回答道,「不,當然沒有終結」,即使當時每個人都認為亞馬遜會倒閉。

但如果你看到NFT 的演變以及NFT 真實的價值和功能,你就會會明白,NFT 是一個明顯的價值主張。它的價值如此之高,以至於無聊猿的持有者現在不僅將其用作PFP,還將其用於社區品牌建設。

因此,對於Made by Apes,我們有900 多名持有者正在利用他們的PFP 創建獨立的業務,但其實際上是利用了整個社區品牌建設,他們所做的是建立各種業務,從銷售酒精和水到服裝,再到數字卡片、漢堡等等。我們的NFT 持有者所展現的企業家精神,我認為是非常獨特的,因為他們正在創建一個全新的生態系統,類似於亞馬遜在電子商務中所建立的生態系統。

 

NFT 統治者,Yuga Labs 是如何建立NFT 品牌的

成立於2021 年的Yuga Labs,作為一家NFT 和加密貨幣營銷和開發公司,旗下第一個產品BAYC 於2021 年4 月開始銷售,創造了NFT 歷史上最具影響力的項目之一。不只是BAYC,一路走來,Yuga Labs 旗下的著名NFT 項目已經包括MAYC、BAKC、Cool Cats、World of Woman 等。收購CryptoPunks 和Meebits 的IP 後,整個加密社區陷入了狂歡.

去年3 月,無聊猿母公司Yuga Labs 以40 億美元估值完成4.5 億美元融資,a16z 領投,Animoca Brands、Thrive Capital、FTX、 MoonPay 等參投。從開局一張圖,再到40 億美元的估值,體育、文娛、VC 的眾星捧月,收購知名IP,推出Ape Coin,至此Yuga Labs 也成為了名副其實的NFT 統治者。

BlockBeats:我們確實看到一些人將他們的猴子NFT 印在水瓶或不同種類的飲料上。但是如果NFT 的價格下跌,人們就不太願意將它們與品牌聯繫起來了。您怎麼看待這個問題?

 

Daniel Alegre:我對此持不同意見。就在前幾天,我在舊金山機場看到了一台自動製作咖啡的機器人。我兒子對我說:「看,有一個BAYC。」然後我發現有人讓在屏幕上顯示他們的BAYC。所以並不是人們不願意利用他們的PFP。

BAYC 的交易量顯示,有92 %到93 %的持有者不願意賣出自己的BAYC。因此,實際在流通中交易的$ape 相對較少,人們持有$ape 是因為他們看到了價值,社區和社區聯繫中的價值,與社區共同建立的品牌產生認同感的個人價值。在這之上,你能看到了一個完整的生態系統,其中湧現出了許多正在發展的商業企業。

BlockBeats:Blur 是否破壞了NFT 的氛圍或說NFT 的整體?畢竟只有Blur 能夠透過許可擴展他們的品牌或知名度,但像Azuki 或Pudgy Penguins 這樣的項目雖然表現稍好,但他們並沒有真正從BAYC 中獲得好處。

Daniel Alegre:是的,我們專注於一件事,那就是講述好故事,建設好社區,然後其他一切都源於此。特別是在BAYC 中,我們所採用的模式正在顛覆傳統的知識產權概念。在一個正常的媒體公司環境中,你創建知識產權,然後以非常具體的方式許可這些知識產權。比如你可以使用米老鼠的形象,製作衛衣並從中盈利,但如果你想創立一家餐廳,你並不會用米老鼠來建造它。而在這裡,我們實際上是讓社區幫助建立品牌,他們擁有了這個品牌並能夠真正推動它向前發展,而我們只需要支持他們。除此之外,我們還為社區建設了一些基於Web3 或者不基於Web3 的體驗。我們與Made by Apes 所做的事情是支持整個生態系統的業務,他們也在創建線下業務。

 

我們希望他們成功。這一切都是關於社區和聯繫。我們之所以建立Otherside,是因為社區成員告訴我們,他們希望建立一個可以讓社區成員聯繫在一起的地方,在此基礎上,我們還提供了獨特的體驗。

BlockBeats:所以您從根本上不同意如CC0 等其他NFT 這樣沒有獲得創作、將NFT 商用及其他用途的許可的做法,那我們該怎麼利用它們?

Daniel Alegre:讓我感到驚訝的是社區中的創業精神層次。我知道社區會非常強大,用戶們會互相聯繫並致力於社區。我沒想到的是許多人正在利用他們在社區中共同建立的東西,將其變成另外一些非常有趣的東西。況且我來亞太地區的原因是我知道這裡有很多社區持有者。在早期,這只是一家剛創立兩年的公司,我們更專注於在美國的業務。但是當我成為首席執行官時,我說的第一件事就是下一個ApeFest(一年一度的猿社區活動)不在美國舉辦,而是在亞太地區舉辦。我認為這一定是正確的決定,因為這個地區的社群緊密程度非常可觀,這也為我們提供了一個擴大社區的機會。

BlockBeats:在Web3 中建立品牌確實非常困難,尤其是將影響力擴展到Web2。在中國社區有很多朋友也在建立NFT 品牌,但很多人因為無法透過NFT 成功建立品牌和強大的社區而離開,最終轉回到Web2 行業,因為Web3 並沒有為他們帶來足夠的收入來生存。你對此有什麼看法?你是如何生存和建立品牌的?

Daniel Alegre:我認為這些公司犯的錯誤是,他們把NFT 行業當作一個收入機會,考慮如何從中獲利。如果從這個角度來看,你可能會推出一個NFT,但市場上有太多噪音。你可能會認為這個沒什麼作用,一個賺了一點錢,另一個賺了很多錢,但接下來呢?

而Yuga Labs 從一開始就是以成為一個持續的互動和社區建設的理念構建的,這就是為什麼它被稱為BAYC。當社區感到他們不僅被傾聽、聯繫,而且體驗將繼續發展時,他們會保持熱情,幫助建立品牌,當然這並不是一件容易做到的事情。我們作為一家公司,應該完全專注於講故事和建立聯繫,如果你做得好,就可以建立長期聯繫。但我們不是從現在的NFT 或者12 個月前的NFT 來看待這個問題,我們把它看作是一個長期的承諾,我們希望在未來的歲月裡繼續保持並建立這種熱情和聯繫。

 

Yuga Labs 更像Web3 的騰訊

BlockBeats:有人說Yuga Labs 的一個很大的成就是有許多名人站在這個品牌的一邊,但也有人說這是團隊精心策劃的,比如把猴子NFT 送給這些名人是一種精巧的市場策略。請問這個策略背後的思考過程是什麼?

Daniel Alegre:事實上,我們與名人代言或擁有猴子NFT,或者推動任何人購買猴子NFT 無關,他們是自發購買的,他們認同這種藝術,喜歡它的奇特之處,這種藝術與許多人產生共鳴。我認為這就是它的特別之處。

這一切歸根結底取決於你是否有一個好故事和優秀的藝術作品。這種藝術具有創新性,能真正做到與世界各地的人們產生共鳴,無論是亞太地區、美國、中東還是歐洲,從最頂尖的名人到默默無聞的人,他們都找到了一種認同感。

說到ApeFest,我們將在11 月初在香港舉行ApeFest。這次ApeFest 的特別之處在於我們增加了一天的活動時間,邀請創作者、社區成員以及潛在的新成員來體驗加入BAYC 的意義。我們關心的不僅僅是發展社區,還有增進社區成員之間的聯繫。我認為,作為這個領域的領導者,向人們展示加入這樣一個成功品牌的價值也很重要,這樣就能有更多的人體驗到Web3 的樂趣。

 

BlockBeats:另一個對我們來說非常重要的問題,您認為未來Yuga Labs 的最主要的收入模式將來自何處?

Daniel Alegre:坦率地說,我認為這是無法預測的。我現在能看到的有從新鑄幣到二級版稅收入,再到我們在Dookey Dash 和Heavy Metal Forge 中構建的應用內購買體驗,以及像我們與Gucci 這樣的第三方合作夥伴達成的收入分成,很可能還有我可能想像不到的全新收入來源。

BlockBeats:如果要將Yuga Labs 與一個Web 2 公司進行比較,你認為哪一個與Yuga Labs 最相似?哪一個最接近?

Daniel Alegre: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我們能感覺到,騰訊公司的發展在遊戲、社交連接、內容等方面非常強大,我們有一些部分類似騰訊的發展演變,但有一個很大的區別,那就是歸屬感和社區意識。但這是我對五至十年前的騰訊的了解,所以我不知道現在騰訊的實際狀況如何。然而,在數字領域中,我沒有找到能與這種社區和聯繫相比的其他公司,這是一種社區品牌建設和品牌連接方式,即使是貓王、布蘭妮·斯皮爾斯和BTS 最忠實的粉絲也沒有這種程度的聯繫。我所能看到的最接近的例子就是大型藝術家的粉絲所擁有的那種聯繫程度,但是他們會更進一步,去擁抱它,想要建立並加強這種聯繫,以造福於其他人和他們自己。

 

未來的生態格局,Yuga Labs 將走向何方?

而從今年起,Yuga Labs 的佈局似乎有了新的變化。 1 月12 日,Yuga Labs 正式宣布將於1 月18 日啟動新遊戲「Dookey Dash」,並將在遊戲開放的前一日啟動遊戲參與門票「BAYC Sewer Pass」的Mint。這是BAYC 生態內新故事線前傳的第3 階段,也是該故事線的第一個交互遊戲的啟動準備階段。

與神廟逃亡類似,Dookey Dash 是一款「無盡跑酷」遊戲。在遊戲沒有終點且遊戲難度會隨著透過距離的增加而上升。該遊戲將是網頁端遊戲,使用PC 與移動設備都可以進行遊玩,但必須持有「BAYC Sewer Pass」。

6 月21 日,BAYC Yacht Club 官方推特發布了關於新遊戲「HV-MTL Forge」的宣傳視頻,「HV-MTL Forge」是一款圍繞著Yuga Labs 最新的機甲NFT 系列HV-MTL 而展開的空間建造遊戲,持有HV-MTL 的玩家可訪問參與,在遊戲內搭建或者定制一個專屬的特色空間,並透過遊戲將自己的HV-MTL 升級至新的形態。

7 天后「HV-MTL Forge」遊戲正式上線,上線前夜Yuga Labs 聯合創始人Garge.eth 於個人推特發布了一篇長文,談及了關於該遊戲、更早的「Dookey Dash」,以及Yuga Labs遊戲開發規劃的一些所思所想。兩年前BAYC 發布之後,Yuga Labs 就有過要製作遊戲的想法,雖然最終沒有去執行,但這個念頭仍一直存在,對遊戲的思考也沒有停止。

緊隨「HV-MTL Forge」之後,Yuga Labs 旗下Legends of the Mara (LotM) 遊戲的公開Beta 測試將於9 月啟動,為Otherdeed 虛擬土地NFT 持有者提供新的NFT 和更廣泛的元宇宙體驗。 《Legends of the Mara》是一款「基於收集的2D 策略遊戲」,而《Otherside》本身是一款大型3D 遊戲。 LotM 還將透露有關Kodas 的更多信息,它們是一種小型雙足生物,存在於最初100, 000 個Otherdeed 土地中的10% 上。

 

在鏈上構建文化和社區

BlockBeats:還有一個經常被許多NFT 創業者們提出的問題,他們將Yuga Labs 視為在構建Web3 品牌方面的精神導師。但現在他們看到Yuga Labs 也在轉向遊戲領域。因此,他們需要在為NFT 項目構建品牌還是遊戲之間做出選擇。你們是如何選擇的?為什麼要轉向遊戲領域?

Daniel Alegre:我要對提問的朋友們說,Yuga Labs 並不是一家遊戲公司。我們的使命是在區塊鏈上構建文化,這意味著要講述故事,展現藝術,提供體驗以及建立社區。

我們之所以要為社區提供遊戲體驗,原因有兩點:一是我們的許多持有者對遊戲有很強的興趣,他們理解Web 3 及其價值,因此我們創造了將他們聯繫在一起的遊戲,他們喜歡這樣的遊戲。 Dookie Dash 是我們為Heavy Metal Forge 設計的一個遊戲,明天(我相信是明天)就會進入最後一個賽季。這款遊戲實際上將社區聯繫在了一起,對我們來說這也是一個機會,就像我之前提到的ApeFest 那樣。這是一個機會,讓我們向不熟悉Web3 的人展示您可以在遊戲、購物、視頻等方面體驗到什麼。

 

現在我們從遊戲開始,因為這是探索Web3 能做什麼的最簡單途徑,向遊戲玩家展示Web3,讓他們明白:透過Web 3 ,我可以擁有數字所有權,可以交易遊戲中的資產,可以在不同的遊戲之間使用我的角色。這些在之前的遊戲中都是存在的問題,在Activision Blizzard(暴雪娛樂)中我親身經歷過這些問題。遊戲採用的封閉模式意味著作為玩家,你投入了資金,但從未得到任何回報,或者說你的辛勤勞動所產生的成果從未能夠互相交換。這是遊戲領域獨有的問題,而Web 3 將會使這方面有獨特的演進。

BlockBeats:儘管BAYC 是一個社區認可度很高的品牌,但即使不透過遊戲,社區成員已經可以開始互相聯繫、交往了。而且隨著Yuga Labs 擁有的其他IP 數量的增長,社區正在不斷擴大。像Azuki 那樣另一種擴大社區的方法,是透過低價NFT IP 的交易來實現的,我注意到了這兩個明顯的差異,比如BAYC 和GameFi 的敘事中,用戶可以利用或者變現他們的遊戲工具或設備。您怎麼看待這樣的狀態?

Daniel Alegre:我不知道你是否是某個鄉村俱樂部的成員,但如果你看看鄉村俱樂部的會員制,就能明白我們對社區發展的看法。你加入這個鄉村俱樂部,可以與其他會員交往。你會在主樓遇到他們,喝酒,進行社交活動。然後有些人會說「我其實挺喜歡打高爾夫的,你想一起去打嗎?」好,我們一起去打高爾夫。然後你開始建立自己的社交圈,真正去參與高爾夫運動。這就是我們在做的事情。 

BlockBeats:為什麼你們不考慮與其他遊戲進行合作呢? 

Daniel Alegre:這正是我們在做的事情。我們已經創建了並推出自己的遊戲,現在已經開始與第三方遊戲開發商討論合作,以為我們的社區創造獨特的體驗。這是我們必定會做的事情。這也是之所以我們會在亞太地區花費這麼多時間,世界上許多最好的遊戲和遊戲公司都是在這個地區。

BlockBeats:因此,至少從中短期來看,Eugalyptus 的重點是為遊戲搭建平台嗎?

Daniel Alegre:雖然我們提供了遊戲體驗,但我們絕對的關注點還是敘事、參與度和社區。無論是涉及到NFT 鑄造,還是遊戲體驗,或者是到合作夥伴體驗,比如與Gucci 等品牌的合作夥伴關係讓你真正體驗到Gucci 化的某種體驗,這些都是我們正在打造的東西。我們現在的關注點並不僅僅是遊戲,而是綜合考慮多個方面。

 

BlockBeats:那麼,Yuga labs 未來的生態系統格局會是什麼樣的,其中NFT 可能是包括IP,然後還有遊戲和其他系列作品?

Daniel Alegre:這要取決於你所談論的哪個系列。顯然我們有CryptoPunks、orbits 和BAYC。就BAYC 來說,我認為我們的演變願景是在另一端建立數字連接,而另一端的演變是你將繼續擁有新的體驗,沒人知道三年後它會變成什麼樣子。但我們實際上是在為社區提供支持,以便他們第三方合作夥伴參與共同參與建設。它可能是遊戲,也可能是購物,也可能是增強現實(AR)或虛擬現實(VR),我們希望能夠促使生態系統自己建設,而不是由我們自己建設。與此同時,確保社區連接和持續的故事線是讓我們各個社區保持聯繫的因素。所以這更像是我們平台的一個元宇宙數字演變,其中融入了強大的社區元素。

 

對OpenSea「開戰」,PFP NFT 市場正在走向錯誤的方向嗎?

8 月18 日,OpenSea 宣布從8 月31 日起執行可選版稅,所有先前發行的NFT 系列將在2024 年2 月29 日後強制執行可選版稅。

OpenSea 這個舉措很讓人一頭霧水,因為此前讓NFT 做項目方做選擇題,過濾掉Blur 等零版稅市場的是OpenSea,現在卻又要轉向可選版稅和間接擁抱零版稅。此前OpenSea 似乎一直站在創作者這邊,紮根文化賽道,做好新項目扶持(Launchpad 等)服務和Blur 形成交易以外的差異化競爭。但OpenSea 卻此舉收到了Yuga Labs 的指責,開始停止支持OpenSea 的Seaport 協議。

此事也受到了眾多社區成員的關注,事情會如何發展? OpenSea 將作出改變?還是Yuga Labs 會像Pudgy Penguins 等項目那樣擁有一個自己的NFT 交易市場,或用$APE 來結算?

BlockBeats:我知道您在OpenSea 的NFT 交易稅上限問題上發表了很多看法。您是否認為整個PFP NFT 市場正在走向錯誤的方向?

Daniel Alegre:不僅僅是你們,其實我也很關心NFT 的整個生態系統。二級版稅的重要性在於對於為創作者創建一個經濟業務模型,以激勵他們在Web 3 上創作。越能夠激勵他們在這個領域投資並創造獨特機會,每個人從中的受益就會越多。無論是有機會接觸到這些作品的消費者,還是圍繞創作者或創作者經濟建立起來的生態系統,亦或是像Yuga Labs 這樣的公司,都可以幫助促進社區之間的聯繫。所以,我對OpenSea 所採取的方向非常失望,我在推特上公開表達了我的看法:我們致力於尋找讓創作者得到他們辛勤勞動回報的方法。

 

BlockBeats:你們怎麼考慮未來中心(FutureHub)以及你們是否考慮建立自己的NFT 市場?

Daniel Alegre:首先要做的是確保我們能夠與支持二次版稅的市場建立合作關係並支持它們發展,就這麼簡單。在是否考慮建立自己的NFT 市場問題上,我們致力於尋找正確的解決方案,理想情況下,其他在這個領域的人也可以幫助發展和建設。核心問題還是關心創作者並保護他們的生計,我們將盡一切努力實現這一點。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ODAILY 星球日報

原文標題「專訪Yuga Labs:我們更像Web3的騰訊,持續改變NFT遊戲規則

原始來源 BlockBeats

相關文章

近期活動

近期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