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放心去吧!幣安之父 CZ 正式下車 盼新 CEO 領交易所合規

Wall Street

CZ 於昨(22 日)卸任幣安的 CEO,並宣布由幣安前全球區域市場負責人 Richard Teng 接任。CZ 希望他能帶領幣安走向漫長的合規之路,並推動 Web3 世界的普及。CZ 這次毅然決然地選擇下車,希望以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的精神,讓幣安乃至整體加密貨幣市場以更平穩的姿態去面對未來的重重挑戰。

 

*本文經不同國家地區合作媒體授權轉載,故文中部分用詞與台灣用語稍有不同,敬請見諒。


 

11 月 22 日,注定會是一個計入 CZ 個人、幣安公司、乃至整個 Crypto 行業歷史上的大日子。

今日淩晨,幣安官方宣布已與美國司法部、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外國資產控制辦公室和金融犯罪執行網絡就歷史注冊、合規和制裁問題的調查達成和解。作為和解協議的一部分, Binance 同意認罪並支付超過 40 億美元的罰款。

與此同時,CZ 發布公開信表示將卸任幣安 CEO 一職,幣安全球區域市場負責人 Richard Teng 將接任。在公開信中,CZ 透露未來已不太可能再像創建幣安那樣帶領一個初創企業逐漸成長,而是想要轉型為投資人,投資於區塊鏈、Web3、DeFi、人工智能和生物技術領域。

回望 CZ 掌舵幣安這 6 年,他不僅將幣安交易所做到加密交易領域的龍頭,也頗具前瞻和引領性地布局並串聯其公鏈生態、支付與穩定幣、上下遊投資、教育與慈善等全線板塊,把曾經“只靠一條腿走路”的 CEX 升格至綜合性 Web3 集團,並將幣安的產品、服務、品牌影響力傳播向世界。

站在 Web3 行業中的角度,CZ 作為頂流 KOL 高頻發聲,既代表著華人創新、出海、與不同背景客戶合作的決心和勇氣,也屢次吹哨預警風險、安撫市場情緒,在危難與波動中穩定軍心、指明前路,還針砭時弊、諫言監管,在高壓的監管環境下替年輕的 Crypto 領域出頭、爭取更廣袤的展業空間。

由是,CZ 認罪、幣安和解,被部分業內人認為是“燃燒小我換光明,為後來者照亮合規創新路”之舉,甚至給“加速推進中的 ETF”墊了石階。

下文,Odaily星球日報將帶大家回望幣安的關鍵節點與突出成績,從中歸納其成功經驗,並借首任掌門的心法方針,預測接任者的發力點與加密交易平臺的下一階段要務。

 

一手締造“宇宙第一大所”

提到頭部的加密貨幣交易所,你可能會想到一大串名字,但王座永遠只有一個——幣安。

這是一個連它的競爭者們都不得不承認的事實,在各類排名中,無論是現貨還是期貨,幣安的市場份額遙遙領先,往往超過 50% ,比前五名之和還要多。

數據顯示,幣安目前在全球擁有 6000 多名員工;支持全球 18 種服務語言,累計經過 KYC 認證的用戶超過 1.2 億,相當於全球每 66 個人中就有 1 個幣安用戶。圈內戲稱,幣安是“宇宙第一大所”。 

從 2017 年初創的小透明成長為如今的行業領頭羊,CZ 領導下的幣安僅僅用了 6 年,從零到一打造了多元的業務體係,囊括現貨、期貨、期權、OTC、礦池、雲服務、公鏈、投資、慈善等。如今的幣安,不僅僅是一家交易平臺,而是成為一個綜合性的區塊鏈巨擘企業。

幣安成功的秘訣是什麼?很多人說是國內“九四”賦予的行業機遇。機遇固然重要,但更為關鍵的是局中人如何審時度勢、做好抉擇。CZ 確立的國際化戰略,成功幫助幣安在初創期捕獲了一批流量。

2017 年國內交易所紮堆出現,政策嗅覺敏銳的幣安創立之處,便定位國際化交易平臺,將目標用戶拓展至全球,避開了國內存量市場廝殺。兩個月後,“九四”強監管來襲。在國內一眾交易所紛紛關停之時,幣安推行的全球化戰略目標使其得以獨善其身,為後續發展奠定用戶基礎。僅僅用時 165 天,幣安便強勢逆襲,成功躋身一線交易平臺,成為當時第一大加密貨幣現貨交易所。

風口過去之後,市場進入熊市,幣安也沒有不思進取,躺在功勞簿上,而是不斷豐富交易業務。比如, 2019 年下半年重點發力衍生品合約,陸續推出 C2C、借貸等服務,網路效應增強。在交易業務成為頭部頂流後,幣安也在謀求轉型,主要圍繞投資、技術研發(公鏈)、新業務(如礦池)以及慈善等多個維度展開。 

與傳統印象中極權的管理者不同,掌管著龐大加密帝國的 CZ 推崇去中心化的模式,儘力放權,幣安所有的業務都是“走一步看一步”,慢慢摸索出來的。“我們一直是一個比較鬆散型的管理模式,大家的自由空間比較大。在幣安啟動一個項目相對來說非常簡單,每個人想幹什麼都可以。但是他要做出結果來,一段時間如果都做不出來,我們可能就把那個項目停了。”

可能正是在這種模式下,幣安的創新因子併發,管理效率也並沒有因為分布式辦公有所降低。以幣安公鏈為例,從 2018 年 12 月宣布研發自有公鏈,僅僅用時一年多上線主網,今年更是推出 BNB Chain 的二層網路 OpBNB 以及分布式存儲鏈 BNB Greenfield。幣安旗下公鏈,也是交易所公鏈中生態發展最好的,一度追上以太坊。 

有意思的是,幣安在許多賽道上的探索都不是扮演“開拓者”的角色,而是“跟進者”。就拿最火爆的 IEO 來說,早在 2017 年就有交易所進行嘗試但效果不佳,反而是幣安在 2019 年帶火了這一玩法並延續至今,已然成為 CEX 的標配。

“你去看整個幣安的發展史,在交易類的產品上,幣安並不是第一個跳出去做的,但我們能夠在前人的基礎上進行迭代。”幣安聯合創始人何一表示,幣安的每一次進擊,都是謀定而後動,用最小的試錯成本達到最大的效果。

合適的時間,做合適的事。幣安如今的成就,是快速發力新業務、選對重心、搶占市場的回報。 

 

華人之光,為加密發聲

如果將“帶自己的公司做到垂直領域獨角獸”視作第一步的話,那 CZ 的後幾步更多落在了推動 Web3 全行業成長。

放眼加密世界,能“以己之見、牽引行業”的角色不外乎基礎設施(早年的礦業、上一階段爆發的公鏈、崛起中的新生態底層)、交易平臺、投資機構、傳統科技與金融巨頭、監管方。 

各中 KOL 又包括吳忌寒、神魚、V 神、CZ、Arthur、筆耕不輟的 a16z 和 Paradigm 、Cathie Wood、Michael Saylor、Musk、 Jack Dorsey 、巴菲特和查理盟格、Gary Gensler……

我們發現,隨著 Web3 行業主題的變遷,仍然活躍在社交媒體一線,且做得到“每句話都有人聽”而非“屁股決定腦袋”的 KOL 已所剩無幾,這其中除了 CZ 之外已鮮少聽到屬於華人的聲音。

回想過去幾年,CZ 的一些經典言論猶在耳畔。

比如 CZ 一直在呼籲積極擁抱監管,並對於合規態勢持續抱以樂觀態度。去年深熊之時,CZ 曾為行業打氣表示,大多數國家和司法管轄區已開始建立監管框架,而不是徹底禁止比特幣或加密貨幣,這正在為加密貨幣創造更良好的環境。

今年年初時,CZ 曾提到個人在 2023 年的四項關注重點,借此再次呼籲業界重視教育及合規。值得一提的是,CZ 個人的第四項重點為“唿略 FUD、虛假新聞和攻擊”,這也是為什麼 CZ 會經常就一些子虛烏有的傳聞比出四個手指。 

雖然身為宇宙第一大 CEX 的掌舵人,但 CZ 對於去中心化的未來卻抱有著堅定的信仰,在談及 DeFi 未來的發展態勢之時,CZ 曾多次提到 DeFi 可能會在下一輪牛市中超越 CeFi。 

此外,CZ 坦言自己“交易水平很菜”,基本上只持幣不交易;自己手上的 BTC 是多年前賣房 ALL IN,基本沒動過。即便在 Twitter 上經常發聲,他也總是聚焦行業或者幣安相關業務動向,從來不預測幣價。“我更關注比特幣的使用率,究竟有多少進入這個行業,又有多少人在使用比特幣,這個問題可能更加核心。”

在內部管理方面,幣安員工包括 CZ 自己在內都禁止進行期貨交易,產品測試團隊有專門分配的限額帳號;所有員工的幣安帳戶全都登記在冊,密切監控。一切工作的出發點,都是為了避免幣安與用戶成為對手盤,維護市場交易秩序。

CZ 還很樂意支持幣安員工出走創業。在評論幣安前高官離職一事時,CZ 曾表示:“一些員工正在幣安之外從事令人興奮的新事業,他們正在成長為更重要的角色,我甚至幫助他們中的許多人進行了介紹和推薦。我們支持每一個人,我們是一個團體,這也在幣安內部創造了更多的發展機會。 

作為業內最忙的人之一,CZ 還時刻不忘在緊急時刻吹哨預警,提醒用戶注意資產風險。比如在友商出現信息泄漏危機之時主動通知,且未披露具體友商的名字,比如在 iOS 被爆出漏洞之時積極呼籲用戶儘快更新,再比如多次在黑客事件後協助受損項目方凍結黑客資金。 

正是這樣的行業貢獻,使得諸多圈內大佬在今日紛紛發文,致謝 CZ。

 

CZ 下車,Richard Teng 掌舵

伴隨著 CZ 的離職,幣安全球區域市場負責人 Richard Teng 將接任 CEO 一職。 

今日早間,Richard Teng 緊接著 CZ 也發布了一封公開信: 

“我很榮幸並懷著最謙卑的心情出任幣安的新任 CEO。我們運營著全球最大的加密貨幣交易所, 1.5 億用戶以及成千上萬員工的信任一直都是我重視且珍視的責任。在 CZ 和其他領導團隊的支持下,我接受了 CEO 這個角色,我們將繼續滿足並超越所有利益相關者的期待,同時實現我們的核心使命——貨幣自由。如今,幣安的基礎要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堅實。” 

“我的工作重點將包括:向用戶保證,他們可以繼續對公司的財務實力和安全性保持信心;與監管機構合作,在全球範圍內維護促進創新的高標準,同時提供重要的消費者保護;與合作夥伴一起,推動 Web3 的增長和普及。”

Richard Teng 的接任並沒有那麼讓人意外。今年 6 月,彭博社就曾發文報道過,若 CZ 因監管壓力辭職,Richard Teng 很有可能成為下一任幣安 CEO。

那也是大部分 Crypto 用戶第一次了解 Richard Teng 的契機,而當時距離 Richard Teng 加入幣安實際上還不足兩年。 

2021 年 8 月,Richard Teng 加入幣安擔任新加坡區域 CEO;

2021 年 12 月至 2022 年 10 月期間,Richard Teng 出任 Binance 中東和北非區域新負責人

2022 年 11 月至 2023 年 4 月,Richard Teng 擔任幣安亞洲、歐洲、中東和非美區域主管,

2023 年 6 月,Richard Teng 被任命為幣安除美國以外所有區域的市場負責人。

CZ 曾談過結識 Richard Teng 的經過,二人是通過一名新加坡央行的工作人員介紹相識,在與 Richard Teng 溝通了兩周之後,CZ 就下定了決心將其招致麾下。相較於白手起家的 CZ,Richard Teng 最大的特點在於擁有著充足的合規工作履歷。

在加入幣安之前 Richard Teng 曾在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工作過 13 年;

離開 MAS 之後, Richard Teng 於 2007 年加入了新加坡交易所(SGX),並在 8 年時間內做到了首席合規官一職;

此後 Richard Teng 又於 2015 年入職了阿布達比全球市場的金融服務監管局(ADGM)擔任 CEO,在此期間,ADGM 連續四年被評為 “中東和北非最好的國際金融公司 ”。

如果說在過去的 6 年間,CZ 需要用更激進的打法帶領著初生的幣安去衝破市場重圍,在交易所、公鏈、錢包、投資等各個賽道積極搶占身位,競爭頭名,那麼當幣安如今成長為行業巨無霸之後,CZ 或許已意識到,當前擺在幣安面前的最大挑戰已不再是如何與身位落後於自己的對手們競爭廝殺,而是作為行業龍頭肩負起正面監管的重任,帶領 Crypto 行業走向合規。 

這一過程充滿著相當大的不確定性,可能很漫長,可能會充滿摩擦,但 CZ 或許能夠確定的是:多年的一線工作經歷為其贏得了無數得聲譽,但也帶來了無數的爭議,在幣安邁向新的發展階段,需要以更平穩的姿態去直面挑戰之時,Richard 將是帶領幣安最合適的人選。

在 Richard 夯實的背景之下,“打怪升級”歸來的幣安 2.0 版本可以更坦然的把自己攤開在陽光下。歷經此次風波好像此前的一切留言都不攻自破,正如美國政府也認同的那樣,幣安從未挪用過用戶資產,也從未進行過市場操控,一切都向著更光明的方向駛去。

這或許就是 CZ 選擇 Richard Teng 作為接班人的關鍵原因吧。

展望未來,我們有理由相信 Richard Teng 會延著 CZ 所鋪好的基礎繼續推進幣安各項業務的發展,與此同時也會充分發揮自己在傳統金融以及合規領域的經驗及資源優勢,帶領著幣安以更穩健的姿態去與各地區監管機構溝通。

至於 CZ,則是像自己前幾天評論 Sam Altman 事件所說的那樣 —— 知道何時放棄自己創辦的公司的控制權是最棘手的決定之一 —— 做出了或許是其人生中最棘手的決定。

今日下午, CZ 在致幣安所有員工的內部信中表示:“幣安會沒事的,我將不得不承受一些痛苦,但我會挺過來。” 

做出此番決定必定十分艱難,但為了幣安能夠繼續前行,CZ 選擇了下車。

免責聲明:本文不構成投資建議,用戶應考慮本文中的任何意見、觀點或結論是否符合其特定狀況,及遵守所在國家和地區的相關法律法規。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Marsbit

原文標「幣安之父」CZ交棒,加密征途仍是星辰大海

原始來源:「币安之父」CZ交棒,加密征途仍是星辰大海

相關文章

近期活動

近期活動

NONE LAND 浪鏈

最好玩的Web3媒體就在
浪鏈NONE LAND

加入社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