扛不住啦!知名 NFT 與 Crocs 洞洞鞋合作,賣鞋求生存

Crocs
Doodles-x-Crocs

走在台北街頭,不曉得你是否會觀察每一位潮男潮女們的穿搭。除了經典的空軍一號、New Balance 327 是時下年輕人的必備單品外,最近更流行穿著舒適與時尚兼具的「Crocs 洞洞鞋」出沒在台北的街頭巷尾。

近期,知名藍籌 NFT 項目 Doodles 更與 Crocs 搭上線、推出聯名款式,希望能藉由洞洞鞋的魅力與高人氣讓 Doodles 成功出圈外,更試圖挽救著如今交易量慘淡的 NFT 市場。

 

*本文經不同國家地區合作媒體授權轉載,故文中部分用詞與台灣用語稍有不同,敬請見諒。


 

加密資產市場仍在寒冬,上個牛市爆火的NFT正在經歷第一次深熊,無數NFT項目遭市場清洗,玩家爭相出逃。市場冷清到慘烈,哪怕是價值認可度最高的藍籌NFT,也未能逃過持續暴跌的窘境,一些項目開始自救。

近期,知名藍籌NFT項目Doodles與 Crocs 聯名推出限量版“洞洞鞋”,72小時內售罄。另一個知名藍籌NFT“胖企鵝”Pudgy Penguins與實體玩具結合,推出Pudgy Toys,在亞馬遜推出的兩天內,銷量超兩萬個,銷售額超50萬美元。

過去披著 “區塊鏈新應用 ”外衣的NFT們,如今開始賣貨了。雖然貨品的價格、銷售額遠不如牛市賣一批NFT的回報率,但這些原先只能在小眾的Web3圈子裡流行的IP,終於憑藉實體品牌或實體衍生品進入了大眾視野。

Doodles 登上 Crocs 鞋面

即便你沒聽說過Doodles NFT,也一定知道風靡全球、各種山寨鞋競相模仿的Crocs洞洞鞋。現在,Crocs洞洞鞋出了新款,鞋面上出現了Doodles NFT的設計元素。

是的,這個全球知名的休閒鞋品牌與NFT IP搞起了跨界,聯名Doodles推出限量版洞洞鞋,購買者還將獲得一件獨一無二的Crocs Box 數字藏品。如果購買用戶把這個藏品銷毀,可以解鎖兩件與Doodles NFT形象適配的Crocs可穿戴NFT,還有一張能在動態Doodles 2 NFT係列中使用的Stoodio Beta Pass卡。

Crocs

Crocs限量版洞洞鞋上出現的Doodles

美東時間8月29日12點,這款洞洞鞋以120美元的價格開售。3天後,鞋賣完了。

現在,我們可以來了解一下這個吸引國際鞋品牌合作的NFT IP了。

Doodles NFT系列問世於2021年 10 月17日,由三名加拿大藝術家共同創作。在NFT市場,它也算是上市即巔峰的存在。

當時,總計10000個NFT僅有504個歸創始團隊所有,其餘NFT均可以由用戶在以太坊區塊鏈上花費手續費自行搶鑄。起始的鑄造價(相當於公開首發價)為0.123 ETH(不包括手續費),折合471美元,快速售罄不說,一度把鑄造它的手續費提升到1 ETH(3830美元)。

Doodles

Doodles是NFT市場最受歡迎的系列之一

要知道,當時的NFT市場正處於爆發期,帶火NFT概念的“無聊猿” Bored Ape和“加密朋克” CryptoPunks是最大贏家,這兩個NFT系列的設計各具特色,一個走喪氣的怪誕風,一個開創了像素派。

Doodles繽紛的配色加上簡筆畫設計為NFT市場帶來一波清新、柔和的審美,一經推出就成了NFT市場中“最受歡迎”的系列之一,最稀有的 Doodles NFT價格最高賣到296.69ETH,當時超過110萬美元。

但是,再受歡迎的NFT也扛不住“加密寒冬”。現在的Doodles,底價只有1.37 ETH,折合2220美元,24小時成交額只有33.51 ETH。雖然這個底價還是首發價的4倍多,但巔峰時期,它的底價是23.95ETH,當日成交額為2811 ETH。

Doodles的價格打下來了,但成交量沒有上去。好在,歷經兩年經營的IP價值並沒有立即廢掉,亮麗的設計被Crocs相中做成了鞋,一雙賣120美元,比當年Doodles的初始發售價471美元低得太多。

Doodles的創始團隊也明白了一個道理,NFT光靠賣虛擬圖片不行。創始人Keast宣稱, Doodles的最終目標是成為一家綜合性的Web3娛樂公司,要“在Web3和現實世界之間架起橋梁”。言外之意,NFT只務虛走不遠,還得務實。

深熊倒逼NFT產業脫虛向實

賣貨的NFT IP不只Doodles一家,另一個藍籌NFT項目“胖企鵝”Pudgy Penguins早在今年 5月就開始研究周邊了,發售了一款區塊鏈技術與實體玩具相結合的玩偶Pudgy Toys,上線了 NFT 數字平臺 Pudgy Worlds,讓每個玩具都可在這個網站上實現數字體驗。

據官方介紹,Pudgy Toys 買家將獲得一份 “出生證明(birth certificate)” 來解鎖 Pudgy World 第一季的特徵盒(trait box),並獲得身份類代幣和相應的NFT。用戶只需要一個郵箱,便可以註冊區塊鏈錢包,並在網站上裝扮自己的企鵝。

亞馬遜數據顯示,Pudgy Toys 在推出兩天內就售出超過兩萬個,銷售額超過 50 萬美元,成為亞馬遜新品排行榜的Top1。這也足見NFT用戶/普通用戶對Pudgy Penguins設計的認可。

胖企鵝

Pudgy Penguins推出實體玩具

NFT市場的深熊不只影響到了單個項目,連全球最大的NFT交易市場Opensea也有點扛不住的意思,這家交易平臺正在積極尋求與“支持電子商務、票務或任何‘鏈下’體驗的平臺或企業”合作。

所有的跡象都在預示,NFT的小圖片炒作已成為過去式,一切逆此趨勢而行的產業鏈環節,都有可能遭到市場拋棄。

今年6月,藍籌 NFT 項目Azuki 推新圖,新系列Azuki Elementals就因與上一代Azuki NFT高重複度的特徵引發社區不滿,給原形象換個髮型就變成新NFT的做法被社區群嘲,一度導致Azuki本體的底價跌破10 ETH。

Azuki

Azuki Elementals氣得社區飆圖吐槽

NFT大戶Christianeth在社交平臺直言, “如果一個團隊已經沒有新的想法,沒有能夠帶動社區的創新力,或者沒有新的商業模式和發展方向,下一個周期中會很困難。”

顯然,Doodles、“胖企鵝”們已經看到了這一點,試圖從枯竭的流動性中尋找新的活路,跨界營銷、推出實物與數字相結合的衍生品等等都是嘗試。畢竟,連實體企業自己都在發行NFT了,人家可都是有實打實的產品的,“+NFT”或“+Web3”不過是向數字化升級的一步。

比如,星巴克的NFT會員計劃Starbucks Odyssey,耐克的NFT運動鞋Crypto Kicks,Visa和Mastercard聯合不同的Web3公司開發加密貨幣信用卡等等。

也有人擔心藍籌NFT忙著跨界會遠離對Web3的創新探索,走上中心化的老路。而Pudgy Penguins認為,問題的關鍵在於如何保證 NFT 持有者的權益,“不創造龐式,不干預市場價格。”

Pudgy Penguins選擇將實體玩具的收入相應地給到NFT持有者。他們提出解決方案:Project Overpass。簡單來說就是一個“IP授權市場”。

雖然各種NFT由創始團隊設計並發起,但區塊鏈決定了某個NFT的所有權屬於花錢從鏈上鑄造或者後來從二級市場買入的人。當某個NFT被選中想要拿來商業化,就需要取得持有人的授權,哪怕是系列的發起方想拿自己發起的某個NFT去“賣貨”,也得和持有人要授權。

直接在技術底層綁定數字資產的所有權是區塊鏈特有的規則,Project Overpass依此提供一個匹配市場:需要獲得授權的個人或公司可以直接在這個網站上列出他們想要的 NFT 系列,而NFT持有者們也可以自行設置授權條件,比如可用範圍、報酬如何等等。一旦形成匹配,雙方即可在鏈上完成授權與被授權。

據悉,目前已經有 16 隻“胖企鵝”被 Pudgy Penguins 買了授權去做玩具。這與“無聊猿”的運營方法類似,這個頭部 NFT 項目已經把 IP 的商業使用權和銷售權轉讓給持有者,持有者可以對這些“猿猴”進行再設計和再創造,也可以將持有的權益二次轉讓。

橫跨藝術、時尚、文娛、餐飲,出圈的無聊猿獲得了巨大的商業成功。它不再只是流傳於社交媒體上的 JPEG 頭像,而是一個 IP 生態,從原來的小眾圈子成長為現象級 NFT 潮牌。

比起整日關注底價、交易額等指標,NFT 當前最重要的是出圈,讓 Web3 世界之外人看到,這個基於區塊鏈產生的可視化應用到底如何改造現有的商業。NFT IP 與實體 IP 的融合,事實上是跨界營銷後的雙向出圈,在彼此都想擁有的對方客群中,找到新的增長點。

免責聲明:本文不構成投資建議,用戶應考慮本文中的任何意見、觀點或結論是否符合其特定狀況,及遵守所在國家和地區的相關法律法規。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MarsBit

原文標Doodles版洞洞鞋3天售罄,藍籌NFT賣貨自救

原始來源:Doodles版洞洞鞋3天售罄 蓝筹NFT卖货自救

相關文章

近期活動

近期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