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首富的霸氣!電商龍頭亞馬遜可能推出貝佐斯穩定幣

Sky News

身為世界首屈一指的電商巨頭,亞馬遜(Amazon)每個月擁有超過 2 億的活躍用戶在使用該平台,其年收入更是高達驚人的 5000 億美元(約 16 兆台幣)。其中,有超過半數的美國人民擁有亞馬遜 Prime 的會員資格。在訂閱每年 139 美元的 Prime 方案後,用戶將擁有購物折扣或免運費等優惠,這也使亞馬遜成為人們購物的首選。在這龐大且忠實的客戶基礎下,亞馬遜也正在考慮推出自家的加密貨幣穩定幣。

 

*本文經不同國家地區合作媒體授權轉載,故文中部分用詞與台灣用語稍有不同,敬請見諒。


 

Facebook失敗了,但另一家科技巨頭可能很快能成功,準備好迎接企業數字貨幣。

買賣加密貨幣是一項龐大的業務,例如,比特幣在2021年處理了價值3萬億美元的交易,是美國運通的兩倍多。但其中大多數交易僅用於投機。涉及購買實際商品和服務的比例如此之小,以至於難以衡量。

什麼樣的發展可能使加密貨幣在美國取代美元成為主要的交易媒介?這可能看起來很像Facebook(現在稱為Meta)提出的Libra穩定幣(後來改名為Diem)。儘管Diem在2021年遭遇重大挫折,美國財政部長珍妮特·耶倫拒絕支持它,但這並不意味著相關模式不能成功。事實上,耶倫拒絕支持Diem表明她認為私人數字貨幣可能是美元的潛在嚴重競爭對手,因此也是對美國財政部的競爭。

在這裡,我概述了推動私人數字貨幣的理由,並解釋了為什麼一種(特指類似於Facebook提出的Libra穩定幣,後更名為Diem模型的穩定幣)這樣的貨幣可能很快在美國嶄露頭角。

 

公司的現金資產

私人數字貨幣的概念可以追溯至至少1994年,當時已故的愛德華·德·博諾(Edward de Bono)提出了“IBM美元”的概念。在博諾的設想中,“大型製造公司”應該創建自己的貨幣,用於購買其產品。他主要將這一方案視為公司平穩銷售波動、使業務更加可預測的一種方式。

Facebook的Libra提案以失敗告終,那麼另一種私人數字貨幣如何在Libra失敗的地方取得成功呢?

迅速吸引大量客戶是很重要的。有時這被稱為“啟動飛輪”——也就是說,規模足夠大,以使消費者從網路效應中獲益。Facebook的用戶群或許本可以提供這樣一個客戶群,但社交媒體和貨幣之間存在一些心理距離。

對於其他潛在支持私人數字貨幣的人來說,這個差距可能會小得多。約書亞·甘斯(Joshua Gans)和漢娜·哈拉布爾達(Hanna Halaburda)在2015年的一篇重要論文中指出:“ 每種貨幣都可以被視為一個平臺,而它的吸引力主要取決於人們對這個平臺的接受程度。”

 

貝佐斯穩定幣

考慮亞馬遜,每月有超過2億獨立訪客。其年收入約為5000億美元(約 16 兆台幣)。驚人的是,有1.67億美國人擁有亞馬遜Prime會員資格,該服務提供折扣或免費運費,年費為139美元,使亞馬遜成為他們購物的首選選項。這龐大而忠實的客戶群體使亞馬遜有可能推出自己的數字貨幣。借鑒了Libra的一些理念,這種數字貨幣可能如下:

亞馬遜穩定幣將有四大支柱:

 

第一支柱

涉及亞馬遜平臺:亞馬遜將宣布,從現在開始,用戶可以繼續使用信用卡進行購物支付,同時也可以使用一種名為“亞馬遜幣”(amazons)的數字貨幣。(我喜歡稱之為—“貝佐斯元”或BBs,但這可能對於傑夫·貝佐斯來說不夠合理的稱呼)顧客可以將美元兌換成亞馬遜幣,至少在短期內,他們也可以按需以1:1的彙率將其兌換回美元,或許需要支付一小筆費用。

使用亞馬遜幣進行購物將使用戶享受正常購物價格的折扣,可能是2%。這將為人們提供使用亞馬遜幣的動力。事實上,亞馬遜已經推出了一種虛擬貨幣,名為“亞馬遜幣”(Amazon coins),可用於亞馬遜應用商店購買特定應用和遊戲,並進行應用內購物。因此,亞馬遜幣將是這一概念的自然延伸。

作為一個連接買家和賣家的平臺,亞馬遜擁有相當大的市場力量和影響力。原則上,亞馬遜可以要求賣家在亞馬遜市場的銷售中接受亞馬遜幣而不是美元。然而,在短期內,這樣的安排可能不太可行,因為亞馬遜幣對零售商來說冇有用處,他們需要用美元支付供應商,至少在一開始是這樣。

但是,如果亞馬遜幣被廣泛使用,這將不成問題。對於亞馬遜而言,挑戰在於推動其貨幣的採用,同時不懲罰其平臺上的賣家。明智的做法是向賣家支付部分銷售價格的亞馬遜幣,初始可能是10%,其餘部分以美元支付。每個賣家都會有一個數字錢包,亞馬遜幣會被支付到其中,亞馬遜幣可以順利地轉換成美元。

這種方法將為亞馬遜創造一個微妙但有用的默認情況。儘管對賣家來說將亞馬遜幣轉換為美元並不困難,但在數字錢包中存有亞馬遜幣,隨時可以在亞馬遜平臺上的其他地方使用,將成為一種使用它們的激勵。

在數字錢包中存款並支付利息將激勵賣家將資金存放在亞馬遜的數字錢包中,而不是轉移到銀行並在那裡幾乎不產生利息。引入這些功能將為亞馬遜提供一種自然的方式,以為小型企業提供其他金融服務。

 

第二支柱

第二支柱涉及亞馬遜網絡雲服務(AWS),這是全球最大的雲計算公司。它起初是為了運行亞馬遜自己的平臺,後來發展成一家向其他公司甚至大學研究人員提供類似服務的公司。

Netflix是AWS最大的客戶,在月度支出方面,緊隨其後的有Twitch和LinkedIn。在AWS上運營業務的其他主要雲服務公司包括百度、BBC、ESPN、Facebook/Meta(用於與現有AWS用戶的第三方合作)和特納廣播公司。就像告訴這些大公司,它們必須提前持有一定數量的亞馬遜穩定幣,而沒有提供任何額外的好處,有點像是要這些公司提前支付AWS服務費,而不是按照通常的商業方式計費。這就好比直接將工作資本(日常運營活動的資金)從AWS轉移到其客戶那裡,對AWS非常有利。採用這種方式,為客戶增加額外成本的做法是不太可能成功。但是亞馬遜/AWS可以與一些或所有這些大公司形成一種合作關係,這將增加私人數字貨幣取得成功的可能性。

但請記住幾年前發生的事情,當時Facebook的Libra協會失去了包括Visa在內的關鍵支付公司。這些公司有兩個主要關切點。

第一個是Libra協會是否會完全遵守監管要求。在2019年10月的眾議院金融服務委員會聽證會上,代表Maxine Waters(加利福尼亞州民主黨)問Facebook項目負責人David Marcus是否公司會等待國會考慮適當的監管。Marcus回答說:“我承諾等待我們獲得所有適當的監管批準並解決所有問題後再繼續前進。” Waters說:“這不算承諾。” Marcus似乎在暗示Facebook將遵守現有的法規,而委員會的立法者們在整個聽證會上明確表示,這樣一項重大創新可能需要重大的新法規。

約書亞·甘斯(Joshua Gans)和漢娜·哈拉布爾達(Hanna Halaburda)在2015年的一篇重要論文中指出:“ 每種貨幣都可以被視為一個平臺,而它的吸引力主要取決於人們對這個平臺的接受程度。”

第二個擔憂是Facebook的聲譽和過往行為,包括其涉及劍橋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的事務。劍橋分析公司是一家英國公司,在2010年代未經用戶同意就收集了大量Facebook用戶的個人數據,並將其用於政治廣告目的。

這些擔憂由紐約州眾議員亞曆桑德裡亞·奧卡西奧-科爾特茲(D-N.Y.)最為明確地表達,她對Facebook創始人馬克·紮克伯格說:“我認為你最能理解在決策未來行為時使用一個人過去行為的重要性。為了我們對Libra做出決策,我認為我們需要深入研究你的過去行為,Facebook在我們的民主製度方面的過去行為。紮克伯格先生,您個人何時首次得知劍橋分析公司的事務是哪一年哪一月?”

在這次交流時,Visa已經退出了Libra 協會,並發布了以下聲明:“ [Visa] 將繼續評估,我們最終的決定將由多個因素決定,包括協會是否能夠充分滿足所有必要的監管期望。Visa對Libra的持續興趣源於我們的信念,良好監管的基於區塊鏈的網路可以將安全數字支付的價值擴展到更多的人和地方,特別是在新興和發展中市場。”

這次交流突顯了聲譽在促使公司使用私人數字貨幣方面的至關重要性。一個牢固的客戶基礎可能足以吸引消費者,但像Visa、Netflix或ESPN這樣的大公司需要確信參與將增強而不是削弱它們的聲譽。

Facebook在2016年選舉後擁有太多包袱,特別是在數字貨幣的可信支持方面。忠實於紮克伯格著名的格言——“快速行動,打破陳規”,該公司在利用個人用戶數據獲取利潤和進行政治廣告的方面,確實行動迅速。

儘管如此,對於像Netflix和ESPN這樣的公司來說,私人數字貨幣可能帶來顯著優勢。像AT&T和Microsoft這樣的公司已經允許客戶通過諸如BitPay之類的支付處理器使用加密貨幣進行支付。他們選擇這樣做的原因並不重要:因為聽起來很酷,因為他們的客戶對加密貨幣懷有一種哲學信仰,或者出於隱私考慮。重要的是顧客似乎想要這個選項。對於大公司來說,一種更穩定的數字貨幣將更具吸引力。它甚至可能使它們擴展到其他產品線:例如,ESPN可能提供體育博彩,這是它已經表現出興趣的領域,儘管這樣的舉措將涉及監管複雜性。

即使其中一些公司對接受亞馬遜這個競爭對手的領導感到猶豫,他們都會明白,在美國(甚至可能是其他地方)控製貨幣的力量將創造出一個非凡的業務收入流池。即使亞馬遜占據最大份額,這些業務收入流也足夠分配給所有公司。

 

第三支柱

第三支柱是監管:亞馬遜將承認,通過發行亞馬遜穩定幣,實際上就是在充當貨幣市場共同基金。因此,該公司將欣然同意將其貨幣業務作為貨幣市場基金(MMF)受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監管。

MMF受到1940年《投資公司法》第2a-7條的規定。該規定規定了關於MMF投資組合的多個條件,包括MMF可以投資的資產的信用質量,投資組合必須多樣化的程度,其必須具有的流動性,以及所持資產的到期結構。亞馬遜可以同意滿足或超過所有這些條件,並承諾使其數字貨幣儲備成為最為乾淨的貨幣市場基金。

在這種情況下,亞馬遜穩定幣可能會遇到與銀行業務相關的其他監管要求,特別是如果它開始擴展到提供信貸產品等其他金融服務。但是,對於亞馬遜來說,主要目標是創建一個主導的私人數字貨幣,而不是試圖通過銀行業務賺錢或規避監管。因此,在這個領域,亞馬遜完全可以本著善意的原則行事,同時追求讓網絡外部性飛輪旋轉,擴大其數字貨幣的使用。

監管合規還將使亞馬遜穩定幣具有利比拉模型的穩定幣特性,與利比拉儲備不同,將有亞馬遜穩定幣儲備。將其整個儲備保持在美國政府證券中將滿足監管要求,並讓亞馬遜穩定幣持有者相信他們可以隨時將其兌換成美元(或其他貨幣,因為亞馬遜是一家全球性企業)。

Block unicorn注釋:利比拉模型的穩定幣特性通常涉及一種由一籃子資產支持的數字貨幣,這些資產可能包括法定貨幣、政府債券等。目的是通過多樣化的資產支持,確保數字貨幣的穩定性,避免大幅波動。這一設計旨在使數字貨幣更適合用作交易媒介,因為它不像某些加密貨幣那樣經曆極端的價格波動。

亞馬遜將基本上在其提供可兌換性的每種貨幣中運營一個貨幣市場基金,這對希望避免彙率風險的國際消費者來說將是一個優勢。而且,這可能會使亞馬遜穩定幣的持有者更有信心,因為可以兌換成本地貨幣,從而降低了客戶進行彙率對衝的風險,從而減少了對亞馬遜穩定幣發生現代銀行擠兌的風險。

 

第四支柱

支柱四是金融包容:通過在Libra上的努力,Facebook描繪了那些被排除在銀行之外的人的困境——不僅僅是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還包括南洛杉磯和芝加哥南區。這些社區的許多人冇有銀行賬戶,或者為使用ATM和其他基本銀行服務支付極高的費用。因為缺乏其他選擇,他們可能被迫支付極高的短期貸款費用。

私人數字貨幣的推廣部分可能是向這些社區的人們提供廉價、安全的金融服務。雖然對於現有銀行和金融服務公司而言,這樣做可能並不具有盈利性,但像亞馬遜這樣的公司可以輕鬆地吸收這種成本,將其視為一種引流工具。

這個想法的一些要素與最初被低估的區塊鏈技術的一個好處有關——被稱為首次代幣發行(ICO)的金融創新。ICO是對區塊鏈投資籌集資金的一種新型金融用途,通過在區塊鏈分布式網絡上發行的所謂代幣或硬幣來實現。代幣化允許創建一系列金融工具,其中一些是新的,一些則更為優越,在金融市場具有巨大潛力。

為了了解這是如何運作的,讓我們以Filecoin為例,該項目在其2017年的ICO中籌集了2.57億美元。該項目的基本目標是建立一個數據存儲市場。買家和賣家都必須使用FIL代幣進行交易,Filecoin承諾發行最多2億個FIL代幣。因此,原則上,所有FIL代幣的總價值將等於在磁盤存儲市場的那一部分所產生的收入,單個代幣的價值是該收入除以代幣數量。

持有FIL代幣的所有者實質上是在購買與數據存儲市場收入相關的證券(並對其進行投注),持有這種證券的人可以將其轉售給想要在網絡上購買存儲空間的人。在ICO中,有10%的代幣出售給投資者,因此Filecoin未來收入的總估值為25.7億美元。

亞馬遜並不是唯一一個有可能創建在很大程度上取代美元的私人數字貨幣的公司,谷歌也擁有龐大的消費者和商業用戶群,蘋果是另一個明顯的例子。

這並不是說由這些科技巨頭之一創建的私人數字貨幣會創造社會價值。事實上,這將帶來涉及逃稅、貨幣政策、非法活動等複雜的問題。

美國政府面臨的挑戰是,保持現狀似乎困難重重,可能需要採取預防性措施,推出中央銀行數字貨幣,以防止建立一個與美元競爭的私人數字貨幣。但無論如何,您很可能很快就會看到這樣一種貨幣的出現。

 

免責聲明:本文不構成投資建議,用戶應考慮本文中的任何意見、觀點或結論是否符合其特定狀況,及遵守所在國家和地區的相關法律法規。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Marsbit

原文標為什麼亞馬遜要推出貝佐斯穩定幣?

原始來源:为什么亚马逊要推出-贝佐斯稳定币?

相關文章

近期活動

近期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