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膨嚴重,阿根廷將擁抱比特幣嗎?

bitcoin-argentina-javier-milei
Finbold

曾是全球十大富有國家之一的阿根廷,如今通膨不斷飆升、貨幣大幅貶值,貧窮人口更多達 40%,也讓許多國民開始不願意持有阿根廷的本國貨幣披索,轉而投入比特幣加密貨幣的懷抱。

本文將介紹當前阿根廷國內的政經現況,並探討比特幣與加密貨幣會如何影響阿根廷的未來。

*本文經不同國家地區合作媒體授權轉載,故文中部分用詞與台灣用語稍有不同,敬請見諒。

 

「由於目前的情況,我們暫時無法在貨架上顯示價格,請在收銀臺諮詢價格。所有現金促銷暫停,直至另行通知,感謝您的理解。」這是阿根廷的一個小型市場外張貼的告示,充分反映了近幾年來阿根廷經濟的混亂。

 

Nathan 是一位記者,在今年四月初,時隔 10 年後再次來到阿根廷首都,也親身體會到了這一點。和所有人一樣,Nathan 落地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換匯,但在這個地方匯率的差別極大,具體取決於獲得比索的方式和地點。

官方的匯率是一美元兌 220 比索;跑了好幾個西聯匯款辦事處換匯,卻都被告知沒有現金;經當地朋友的「指點」,Nathan 找到了某條街上的「cuevas」或者說黑市,這裡的匯率接近 400 比索。

但 Nathan 又面臨了第二個大問題,因為目前最大面值的鈔票為 1000 比索,價值不到 2.04 美元,換匯完的紙幣鈔票大摞大摞裝在錢包和口袋裡,背著滿滿一背包的比索外出和日常消費,都顯得極為招搖,讓人擔驚受怕。

很難想象,這是曾在 20 世紀初經濟總量位居世界前十的阿根廷。近年來,受國際經濟金融、疫情形勢等因素的影響,阿根廷本國的經濟增速不僅明顯放緩,通貨膨脹率也達到了 100% 的程度,比索的價值一貶再貶,可以說是今年全球最疲弱的貨幣。美國銀行悲觀的預計,比索的官方匯率將在今年底跌至 545,明年底將貶至 1193。

因此在本國經濟一片複雜的情況下,阿根廷新一屆的大選被許多人民寄予了厚望。

 

揚言要炸毀本國央行的總統候選人

新一屆大選將於 10 月 22 日舉行,8 月 13 日初選選票統計結果顯示,位居第一的總統候選人是來自小眾政黨自由意志主義的 Javier Milei,得票率為 31.57%,表現遠超外界預期。

作為目前得票率最高的候選人,Javier Milei 給出的一眾提案都受到了極大討論。其中被討論最多的是如何解決阿根廷經濟的核心問題,通貨膨脹,在這個問題上 Javier Milei 給出的解決方案非常出人意料——關閉中央銀行。Javier Milei 還為此出版了《通貨膨脹的終結》一書,書中對當選總統後自己將做出的舉措進行了詳細介紹。

在 Javier Milei 看來,1935 年中央銀行的成立是阿根廷所有問題的開始。沒有中央銀行時,阿根廷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國家,從 1880 年到 1935 年,通貨膨脹率每年平均僅為 0.9%。1935 年中央銀行的成立愚弄了所有人民:通貨膨脹率平均每年躍升至 6%。1946 年中央銀行國有化,到 1991 年平均通貨膨脹率為每年 250%。這是一場徹頭徹尾的災難。

經濟學家和經濟分析師出身的 Javier Milei,支持奧地利學派的經濟思想,是自由放任資本主義的堅定支持者,自稱「短期的無政府主義者」和「長期的無政府資本主義者」。

 

在區塊鏈領域,奧地利學派並不是一個陌生的概念。奧地利學派的創始人認為「貨幣不是國家的發明」。目前圈內奧派的必讀書目,哈耶克的《貨幣的非國有化》也非常明確的表達政府和貨幣體系必須徹底分離。該書的觀點在 1974 年當時被認為是驚世駭俗的,但 2009 年比特幣的橫空出世讓它顯得不那麼瘋狂,甚至成了偉大的預言。許多人甚至認為正是本書幫助啟發了中本聰,中本聰本人極大概率也是一個基於奧派的自由主義者。

 

這些年輕的阿根廷人非常需要加密貨幣

在 Javier Milei 的設想下,關閉本國中央銀行後,比特幣將成為主力,作為阿根廷通貨膨脹的補救措施。在總統競選前,Javier Milei 曾穿梭在多個脫口秀節目中,常常宣揚比特幣和加密貨幣的好處。「Bitcoin 可以淘汰央行」Javier Milei 這麼說到。

Javier Milei 並不常規的立場引起許多人的共鳴,特別是精通互聯網和技術的年輕選民。

Bitcoin Argentina 發言人 Zocaro 認為,阿根廷在加密貨幣使用方面自 2020 年左右開始呈增長趨勢,許多人開始購買比特幣和穩定幣。向國外的家人和朋友發送資金,或者購買來自國外的商品,在所有國際限制下,越來越多的人開始使用加密貨幣,因為這對於早上帶出家門買培根的錢到了晚上可能只能買得起麵包的阿根廷人來說,加密貨幣是一種保護價值的方式。

與神秘的「cuevas」不同,Zocaro 說,「加密貨幣在阿根廷完全合法,人們也開始注意到美元的通貨膨脹,並將比特幣視為可能的替代品,大部分年輕阿根廷人更喜歡比特幣、以太和穩定幣。如門多薩的一些省份已經採取措施讓人們可以用加密貨幣支付稅款。」

根據 Azericas Market Intelligence 在 2022 年 4 月進行的一項調查,將近 51% 的阿根廷消費者購買了它。這一比例高於 2021 年底進行的類似調查中僅約 12% 的數據。調查還發現,高達 27% 的阿根廷消費者定期購買加密貨幣,購買的主要原因包括投資、防止通貨膨脹和避免政府控制。

雖然很多年長的阿根廷人仍然喜歡持有美元現金,但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和居民開始更喜歡 USD 穩定幣。「他們不需要處理現金,可以通過手機完成交易,」為阿根廷用戶提供加密貨幣交易的平臺表示,阿根廷用戶中有 2/3 年齡在 35 歲以下。

 

親比特幣立場是一種政治手段嗎?

Javier Milei 大膽的願景和激進的改革受到大部分群體支持,但同時也面臨了許多大機構、權威人士和社會力量的堅決抵制。

部分人認為,加密貨幣在全世界仍未得到廣泛採用,許多人也不具備真正使用它所需的技術素養,特別是幼兒、老年人和殘疾人等弱勢群體。目前使用加密貨幣的大部分來自中上精英階層和有文化的年輕人,因為他們有能力獲得信息和外幣。

還有人表示對加密貨幣感到害怕,而這種恐懼是有根據的。雖然阿根廷人已經習慣了波動性,但加密貨幣的漲跌還是嚇到了很多人,因為他們希望尋求穩定的儲蓄。如果沒有財務知識和經濟素養,那麼加密貨幣似乎也不是一個好的保障,畢竟這裡就是一片充滿龐氏騙局的大海。

最重要的是,有專業人士表示,阿根廷不可能會通過 Bitcoin 支付的方案,因為阿根廷參議院曾批準了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 450 億美元債務協議,該協議的條款之一正是不鼓勵使用加密貨幣。

緊接著,批評人士開始質疑 Javier Milei 的立場,質疑其是否真的對國家有益,還是只是一種政治策略,以便從對技術有深厚了解的年輕選民那裡獲得選票。這些年輕人對阿根廷經濟的停滯感到失望,甚至對傳統的金融政策方式十分反感。

畢竟,一些精明的政治家已經發現,加密世界的年輕選票是國家選票大戰的「必爭之地」,特別是在內卷嚴重,年輕人狂熱炒幣渴望快速致富翻身的韓國。據韓國金融服務委員會(FSC)統計,韓國炒加密貨幣的 20-39 歲年輕人共有 308 萬人,達到該年齡段人口(1343.1 萬人)的 23%,占比接近五分之一。

去年 3 月韓國總統大選期間,現任韓國總統尹錫悅就曾承諾要放寬加密貨幣行業的管制,同時還承諾對於非法取得加密貨幣利潤者「採取法律措施」,透過沒收資產,並將其返還給受害者。而當時尹錫悅的最大競爭對手民主黨候選人李在明,被視為前任總統文在寅接班人,不僅更早一步宣布接受加密貨幣作為競選用的政治獻金捐款,還表示將為競選活動捐款者鑄造 NFT,以作為捐款證明以及紀念品,發行的 NFT 還將包括李在明的照片與政見。

也許政客們只是將親加密貨幣的舉措當作自己從政之路的金錫箔,但在世界上的某些地方,加密貨幣的存在無異於是當地人的麵包與未來。

 

薩爾瓦多的比特幣實驗現在怎麼樣了?

加密美妙之處在於它們的技術是去中心化和自治性的。Javier Milei 對加密貨幣的偏好因當前阿根廷經濟的具體特徵而進一步增強:長期通貨膨脹和對政府的不信任,這降低了貨幣的價值,並驅使人們轉向不受國家控制的其他價值來源。

這讓人不禁想到世界上第一個將比特幣作為法定貨幣的國家,薩爾瓦多。2021 年 9 月 7 日,法案正式生效,比特幣正式成為該國的法定貨幣,薩爾瓦多這一持續的比特幣「冒險實驗」深受世界各國所關注。

 

比特幣「冒險實驗」開局的一年裡似乎並不太順利。2021 年比特幣法案通過後,評級機構穆迪 (Moody’s) 和惠譽都將薩爾瓦多的評級下調,並將其評級移出評級觀察(UCO)名單,而該國以美元計價的債券也面臨壓力。

據 2022 年 9 月來自 The Block 的報道稱,按薩爾瓦多總統 Nayib Bukele 披露的比特幣購買情況,計算平均買入價格和比特幣 9 月 7 日早些時候的價值,他們的比特幣投資組合已經損失約 58% 的帳面價值。接著在 1 個月後的一項新民調結果顯示,有 77% 的人認為將比特幣作為法定貨幣與美元並列「是失敗的」,總統「不應該繼續用公共資金購買比特幣」。

不過總統 Nayib Bukele 並沒有受到這些影響,2022 年 11 月在社交媒體平臺表示,明天開始,每天購入一枚比特幣。在 Nayib Bukele 的堅持下,兩年後的今天,隨著比特幣價格從底部起身,薩爾瓦多的比特幣「冒險實驗」現狀有了很大變化。

今年 1 月 24 日,薩爾瓦多政府償還了到期的 8 億美元債券,包括所有本金和利息。一些薩爾瓦多國際債券的投資者稱僅在今年就獲得了 60% 的回報,即使得到這麼高的回報率,還有人認為可以繼續持有。8 月初摩根大通發布的一份關於拉丁美洲新興市場研究的報告表示,薩爾瓦多近幾個月的數據總體樂觀,財政赤字繼續呈下降趨勢。

顯然,薩爾瓦多的債券也引起了華爾街的注意。摩根大通 (JPMorgan)、伊頓萬斯 (Eaton Vance) 和 PGIM 固定收益公司等都推薦或購買了薩爾瓦多國家債券,並押注該債券將繼續攀升。據彭博社數據,Lord Abbett & Co LLC、Neuberger Berman Group LLC 和 UBS Group AG 自 4 月份以來也購買了薩爾瓦多債券。

 

Nayib Bukele 近日在社交媒體上多次發布「I told you so」(我早就說過了)文案,頗為得意的展示自己的治理成果。Nayib Bukele 還稱自比特幣成為法定貨幣以來,薩爾瓦多的旅遊業增長了 95%。如今,據 TResearch 一項新的民意調查報告顯示,約 94% 薩爾瓦多民眾打算投票支持現任總統 Nayib Bukele 繼續擔任總統。

回過頭看,當初人們對薩爾瓦多的比特幣實驗抱有的諸多質疑如今仍然存在。但薩爾瓦多從一個被媒體評為世界上最危險的國家到如今官方通報凶殺案為零的拉美一隅,逐漸穩定下來的經濟秩序功不可沒。

阿根廷親比特幣的總統候選人 Javier Milei 領先的得票率也得以證明,未來的阿根廷或許也將走上薩爾瓦多的路。

儘管比特幣的波動率讓投資者時常心驚膽顫,但和部分第三世界國家的經濟震蕩比起來,加密貨幣是他們為數不多的破局之劍。也許,這屆年輕人想要的不過是有一份穩定的收入,不至於剛到手的薪水就貶值 50%。政客們用加密貨幣當拉票工具,但握有一票之權的普通人,只想為能望得見的未來做出自己的選擇。

免責聲明:本文不構成投資建議,用戶應考慮本文中的任何意見、觀點或結論是否符合其特定狀況,及遵守所在國家和地區的相關法律法規。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MarsBit

原文標題:讓4500萬人接觸比特幣,阿根廷會成為下一個薩爾瓦多嗎?

原始來源:让4500万人接触比特币,阿根廷会成为下一个萨尔瓦多吗?

相關文章

近期活動

近期活動